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六兆年と一夜物語》②

《六兆年と一夜物語》

序章《年轮》

4

磅礴大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没多久,乌云散去,蔚蓝的天空回到视线中,和煦的阳光再次向人间施与温暖。

一目连和荒两人围着火盆坐了整夜,身上的衣物早已烘干,但被淋湿的狼狈感还在。尤其是荒,不知他在遇到一目连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除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外,还满是泥土,活脱脱一个泥孩。

站在明媚的阳光下,一目连盯着这样的荒,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荒不解地盯着他,视线总会不经意地停留在一目连被头发遮住的右眼上。

“你太脏了,我带你去洗洗吧。”

一目连牵起荒的手,带着他朝森林更深处走去。

其实听到要去洗澡,荒脑海中瞬间回忆起了被海水淹没的滋味,那种窒息感与无助感像是挥不去的梦魇,仍在折磨着他,所以他本能地对水有些抗拒。

“可以不去吗?”荒止住脚步。

一目连回身,看到荒眼中一闪而过的畏惧,微微错愕。

“……怕水吗?”一目连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放在荒的头顶,温柔地安抚他。“没什么好怕的。”

说着,一目连蹲下来,跟荒抵住额头,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有我在,我陪你一起。”

他的话仿佛有着魔力,原本很抗拒的荒放下心来。

这个人过去一定是神吧。

荒情不自禁地闭上眼感受一目连的气息。

只有神明才会拥有这种奇异的力量,一定是这样,否则自己不会如此轻易地对他卸下了防备。

两人沿着林间小路,走了片刻,视野忽然开阔,一汪湖水澄澈剔透,辉映着从周围的树梢照射进来的阳光,离远看,湖面仿佛在发光。

一目连领着荒来到湖边,自己先走进湖水,站在水中朝荒伸出手。

“荒,过来。”

荒稍稍犹豫,垂下眼帘时看到一目连被水浸湿的衣衫,心头一动,迈步踩进水中,握住一目连的手。

水是冰的,但他的手心一片温热,暖意由此向全身扩散。

“别急。”一目连笑着阻止荒继续前进。“先把衣服脱下来。”

“那你……”荒迟疑地看着他。

一目连没说话,松开荒,开始一件件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整齐地堆在岸边的绿草上。收回双手时,一目连略微迟疑地抬起左手触碰蒙住右眼的绷带。

“不摘下来吗?”

荒身上只有一件和服单衣,脱起来要快得多,看到一目连发呆,开口问道。

“不了。”

一目连笑着摇头。

就算摘下来,眼窝里也是空的,空荡荡的,暴露在外,让他觉得不安。

两人下到水中,一目连仔细地为荒清洗身体,将他身上凝固的血污和泥巴轻柔擦去,皮肤恢复了原有的白净,只是道道伤痕和淤青仍然触目惊心。一目连为荒擦背,心疼地拂过这些伤口。

“疼吗?”

荒微怔,随即扯出无奈的笑。

“早都没感觉了。”

疼?之前确实疼过,但在荒沉入海中的时候,他便失去了疼痛的感觉。

“一会儿我去寻些草药来给你敷上,好得快。”

“不必了。”荒转过身,面对他站着。“我不需要的。”

一目连不解,这么多伤,若是不用些药,起码得十天半月才能痊愈。

荒仰头,盯着一目连碧绿的眸子,缓缓道:

“我不是普通的人类小孩。”

拥有预知的力量本身就已经不是普通的孩子,而且在被献祭给海神之后,他也不再是那个为人预知灾祸的神使了。

他是荒。

つづく

评论(4)
热度(32)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