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六兆年と一夜物語》⑥

《六兆年と一夜物語》

序章《年轮》

8

荒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种欲望。

不知道是一目连第几次拒绝了,在他转身否决跟自己一起离开的时候,荒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回自己面前。

“你就这么不愿意吗?”

荒垂下眼帘看着一目连仅剩的翠绿左眸,他的眼中总是澄澈如洗,纯净得仿佛不会被任何玷污。

“我跟你不一样。”一目连没有挣扎,可能是看出来荒的表情有些不对。“我是妖怪,而你……是神明。”

曾几何时,他也是神明……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神明和妖怪有什么区别?”荒攥着他的手腕,说话间情不自禁收紧手掌,他其实是害怕一目连会甩开自己的。“你为何非要跟我划清界限?”

一目连盯着荒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神情有些无措。

为什么?

因为害怕就此沦陷。

“你要好好去见那些村民们啊。”

他抬起另一只手,略微迟疑地摸了摸荒的头发。

隔着柔软的头发,荒感觉到一目连指腹传来的温度,他身上的这份温暖在寒冷的天气中让人异常眷恋。

荒又抓住一目连这只手,双唇贴在他手心,贪婪地感受着。

“那你陪我一起。”

一目连往回抽手,但无奈眼前的荒已经不再是刚相遇时的瘦弱少年了。

“不行。”

依旧拒绝,没有丝毫动摇。荒实在不理解他为何不愿意离开这里,或许一目连并非不愿意离开,而是不想跟自己走?

“讨厌我吗?”

“嗯?”

一目连错愕,被荒这句上下无关的问题问得一愣。

当然不讨厌,怎么会讨厌呢,只是……

“你是神,我是妖。”

已经处于两个世界,必然要分开的。

荒讨厌他反复强调这个,甚至有些生气。

“你就这么介意妖怪的身份吗?”荒将一目连向后退去,直到他的背抵住身后的树干。“你现在明明是妖怪却做着神明的事情,牺牲自我守护人类。那你知不知道,神明也可以做着妖怪的事情,比如……”

荒俯身垂下头,凑到他耳侧,语气略微轻佻,还带着些许讽意。

他灵巧的舌滑过一目连的耳根,沿着侧脸的线条一路舔吻至下颚,看到一目连颤动的喉结,他立刻转移目标,启唇含住那里。

能明显地感觉到一目连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他一定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吧,曾经的风神兽人供奉,每天只想着怎么保护信徒,为他们使用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暇去关注自己的欲望和感受吧?

但荒不一样,他过去是神使,在人类的村落中生活,就算被奉养在神社之中,可他还是跟人类有着接触,知道一目连所不了解的许多事情,包括人类的贪婪,无知,丑陋……

“唔……荒?”

一目连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连该不该反抗都犹豫不决。荒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他如此无条件地坚信着。

然而被信任着的荒,凝视一目连的眸子,却回忆起在星辰之境中看到的那个哭泣的风神。

为何不愿意跟自己离开呢?

一目连如此倔强,只会让荒更加控制不住心中的波涛汹涌。

 

“比如,神明也是会想要伤害别人的。”

 

つづく

 

(下章说不定不能发文字版了呢……_(:з」∠)_最近皮肤过敏,特别烦……)

评论(2)
热度(28)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