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假如玉藻前的技能是性转之双龙篇

假如玉藻前的技能是性转之双龙篇

 (CP:荒X一目连,OCC属于我,剧情扯淡,脑洞有毒,不喜误入。

看到具有双性美感的玉藻前第一个反应就在想如果他的技能是能够让别的式神性转该多么好玩。

还在想下一组受害者式神是谁……)

斗技场上一如既往得硝烟弥漫,弱鸡晴明带着双双六星的荒和一目连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枪林弹雨中,但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对面的“三只松鼠”(镰鼬)跳完舞后,几人闭着眼睛准备挨打,片刻后却未感到任何疼痛。晴明首先睁眼,确定场上自己的式神都建在后,扬手准备让桃花妖赶紧拯救一下,却发现站在自己正前方的荒似乎不太对劲。

晴明刚给荒添置过一身新衣服没多久,他记得荒穿的是一身紫来着,可眨眼间荒身上的衣服全变成了一身白色?

而荒本人正捏着左手中的骷髅,身体微微颤抖,看来受到很大打击。站在他旁边的一目连紧张地打量着他,小心翼翼开口。

“荒?”

眼前这个与其说是荒,不如说是跟荒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因为他胸前多了傲人的双峰,还被换上了一身白色护士装,性感得不亚于寮里的妖刀姬。

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后,晴明强忍着笑,望向对面那个没见过的面孔。

“新式神?”

对面阴阳师点头。

“这是什么技能?”

“将目标性转并削减一半的战斗力。”

“嗯……”这个技能可以说是很可怕了。“持续时间?”

“如果你们这局输了,那中了效果的式神就要一直维持这副模样直到下一次胜利。”

“呃。”

晴明表情一僵,这局他们呢输定了,毕竟速度比对面慢,还被兵勇支配了。在斗技场晴明都是以输为主,那荒岂不是要维持这幅样子很久?

“连生命都被削减了一半?”在他们对话的间隙,战斗还在继续,一目连为所有人套上风盾后,担忧地转向荒这边。“没事吧?”

“放心。”

荒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但面对一目连的时候,他的语气总会变得温柔。

几人奋战了好一会,终是败下阵来,荒果然没有恢复,仍是一身护士装,身高没变,但胸前多了两坨,看起来是女人,但整体的气质怎么都不像女的,违和感十分强。

在荒瞪视的压力下,晴明立刻加入下一场战斗,这次很幸运,轻松取胜。晴明正准备招呼几位式神打道回府,却被变回原样的荒按住肩膀。

“不许回去,继续打。”

“哎?”

一向讨厌被晴明拉出来斗技的荒居然主动要求继续?他这是怎么了?今天挨打没挨够还是被变成女人让他对玉藻前心怀怨恨?

晴明长叹,既然如此难得见他斗志高,那就继续打几次吧。

然而他们又跟许多人打了很多次后,荒仍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晴明不禁开始狐疑,这家伙好像并不是想要打架才要求继续斗技的?

十几场下来,荒仍然精力充沛,但其他几位已经露出疲态,晴明也觉得累了再次匹配到对手后,暗自决定这是最后一局,就算荒不同意也不再打了。

不过没想到这局刚开始,荒便双眼一亮,像打了鸡血般比刚刚任何一局都要拼命,晴明讶异地看向对面被他集火攻击的式神,恍然明白。

原来他还在记恨刚刚被玉藻前变成女人的事。晴明很理解他的感受,毕竟性别虽然恢复了,但荒身上的衣服却没变回去,他一直穿着那身护士装,刚刚几局被对面的兵勇嘲笑好多次。

晴明长吁一声,算了由他去吧,是该撒撒气。

这局打得比较顺利,没一会将赢了,但还没等他们庆祝胜利,荒便冲到对面一把抓住玉藻前将其拉了过来。晴明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手忙脚乱起来。

就算自己脸再怎么黑,也不至于去抢别人家的SSR式神吧。

晴明正打算劝荒把人家换回去,之间他拉着玉藻前来到一目连面前,命令道:

“你的技能可以自己设定服装吗?”

这位玉藻前莫名其妙地看着荒,没想理他,不过面前的温柔带笑的一目连让他不想冷言冷语对待,便开口回答。

“不能。”

荒皱眉。

“那也行,你对他用技能吧。”

“嗯!?”

晴明的扇子险些脱手,一目连也愣了一下。

玉藻前不知道荒想做什么,只想尽快离开,便抬手对一目连放了个技能。

柔和的光芒闪过,满脸错愕的一目连扎着双马尾,身穿粉红兔耳装站在了众人面前。

晴明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兔耳一目连连带着荒都从他眼前消失了。

评论(7)
热度(54)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