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茨酒#阴阳寮周年庆之Pocky Game

主CP为双龙组(荒X一目连)和茨酒,不喜误入

晴明将寮里的式神们聚集院子里,清点过人数后,笑着对他们开口:

“为了庆祝虽然大家到我寮中的日子不同,但我们之间的情谊同样深厚,刚好赶上周年庆,又有新式神即将到我们寮里来,今天我们来玩个游戏热闹一下。”

“阿爸醒醒,玉藻前大人和雪童子不会来你这里的。”

最近刚来的一直小妖狐奶声奶气地提醒,寮里那只五星妖狐急忙捂住他的嘴。

“嘘。”

晴明当做没听到,继续讲述游戏规则。博雅抬着箱子从和室走出来,站在他身侧。

“这个游戏叫做Pocky Game,神乐和八百比丘尼会将大家按顺序编号,随后我们通过抽签来选中两个人分别从两头来吃同一根Pocky ,先松口或者咬断Pocky的人是输家,在这个过程中其他参赛者可以在一旁使坏,但不能太过激。其中输掉的人要接受随机惩罚,赢的一方可以向阿爸提出一个要求,但不能太过分,明白了吗?”

“明白。”

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先按照性别分成两大组,男子组先来,各位觉得如何?”

“哈!?”

式神中传来几声难以置信的回应,都是男性式神的声音,女性式神们都没什么意见。

“那就这样吧,神乐将标签发到每个人手中,八百比丘尼准备抽签,博雅将Pocky 准备好。”

式神们按照男女分成两组,先抽签的是男子组,所以女子组退到一旁津津有味地围观。男子组的人群中有人小声对旁边的人开口。

“总觉得她们很兴奋是怎么回事?连鲤鱼精小姐都双眼放光。”出声的是河童,虽然有奖励,但他还是不太想玩这个游戏。

“可能是觉得有趣吧。”被问的狸猫将背后的草帽摘下,不然一会儿不太方便。“你最想跟谁一起吃那个东西?”

“我谁也不想。”河童耷拉下脑袋,十分头疼的样子。“只要不是跟跳跳家族就好,他们看起来好可怕。”

站在狸猫和河童旁边的茨木满脸欣喜地看着酒吞:“我想和挚友一起……”

酒吞二话不说抬手就将他从身侧推开,围绕在他们周围的几位SSR式神很懂地让开。

神乐将编号的标签发完后回到晴明身边,晴明朝八百比丘尼点头示意,后者将手伸进面前的箱子里抓出两张小纸条。

“第一局,茨木童子、酒吞童子。”

大江山鬼王的脸瞬间就黑了,可茨木却惊喜地睁大双眼。

“晴明你总算做了件好事。”

“咳,事先说明,我并没有从中作梗。”

晴明握着扇子连忙撇清,别一会儿酒吞输了直接拿自己开刀。

酒吞十分不情愿地跟茨木走上前,从八百手中接过Pocky,看着面前兴奋得早已按耐不住的茨木,他眉毛跳了跳。

哎?鬼王有眉毛?(别打)

“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一目连话里带笑。“不知道一会儿我会被分到跟谁一组。”

“你想跟谁一组?”

站在他旁边的荒垂眸凝视一目连的笑脸,波澜不惊的眼中带着一丝寻味。

“嗯……”一目连凝神思索。“都可以吧。”

荒神色一暗,似有些失落。

而他们眼前的茨木和酒吞已经开始吃那根巧克力味的Pocky,酒吞十分小心,但茨木似乎完全不在意输赢,快速地咬着,并如酒吞意料,将Pocky 咬断,酒吞心念这急躁的家伙果然玩不好这种游戏,下一秒自己口中剩下的小半截Pocky 也被茨木咬住吃进嘴里,两人的唇短暂地碰触,他震惊地看着茨木骤然放大的脸,尚来不及思考,周围响起女子组式神们的惊呼声,随后掌声如雷,她们甚至开始为茨木叫好。

“咳咳,大家安静。第一轮由酒吞获胜。”晴明装作没看到刚才的突发情况。“惩罚就有我来随机抽取。”

晴明将手伸进自己旁边的箱子里,抓出一张纸。

“嗯……穿着女装跟最好的朋友的人扮演一天恋人。”

“哼,只是这样而已吗,太简单了。”茨木冷哼一声,酒吞只觉背后发凉。“我可以每天都跟挚友扮成恋人。”

“闭嘴。”酒吞抬手捂住茨木的嘴,转头问晴明。“我赢了可以提个要求是吧?那就取消这家伙的惩罚。”

晴明点头,确实可以这样,第一局的两人在大家的注视下回到队伍中。

“那么,第二局……”八百比丘尼再次伸手去抽签。“两面佛、兵佣。”

呃,真是美丽的画面,这里就不做细节描述,最后是两面佛赢了,他平衡力似乎很强,而他对清明提的要求是希望以后每次去神龛能让其他SSR陪同,但因为这个要求不切实际被晴明否决,最后决定以后每次送他去神龛都让巫蛊师陪他一起。

第三局是鬼使白和妖琴师,由于鬼使黑强烈反对没能进行,只好以惩罚鬼使黑打扫厕所一个月为代价跳过。

第四局是食发鬼和跳跳哥哥,食发鬼赢了后,喋喋不休地要求要跟晴明玩一次,最后被晴明用言灵·缚锁在院子角落里。

第五局是大天狗和犬神,由于镰鼬三兄弟胡闹,撞倒万年竹,他手中的笛子飞出去砸晕大天狗,导致这组出了意外,未能进行。

第六局是海坊主和青坊主,两人礼貌地朝对方稽首,念了句阿弥陀佛,然后自愿接受惩罚,弃权了。

第七局……

一目连看得津津有味,剩下的人数越来越少,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紧张,他却不以为意。妖狐扫视一圈,瞄着剩下的人中醒目的独眼小僧、食梦貘和青蛙瓷器,心中万分忐忑,凑到一目连身边。

“风神大人都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一目连不解。

“如果被分到跟奇怪的人一组,很可怕啊。”

“别怕,只是游戏。”一目连笑着拍拍妖狐的肩膀安慰他。“也许你是跟我一组呢。”

“嗯……嗯。”

妖狐努力往好的方面想,剩下的人之中除了一目连之外的小鹿男、管狐和古笼火也能接受。

可能是风神的祝福起了作用,妖狐确实是跟一目连同组,荒利用预知之力看到后,始终未发一语的他瞄了眼妖狐,背过手捏着手指轻轻弹出一点星光,幽蓝的光点在白天看起来不太明显,影影绰绰地,如果不仔细看都不会注意到,这点星光朝八百比丘尼身边的箱子飘去,嗖地进到剩下的纸片中消失不见。

“第九局,”八百比丘尼眼中含笑目送上一组离开,从箱子里抽出纸条。“妖狐和食梦貘。”

“啊啊啊啊!”

妖狐凄惨的哀嚎声回荡在院子里,连被万年竹笛子砸晕的大天狗都被惊醒。

可怜的妖狐为了不跟食梦貘发生什么,故意输掉游戏,被晴明惩罚劈柴一个月。他垂头丧气地回到一目连旁边,猛然感觉到一束冷冽的目光,连忙左看右看,没发现异常后仰起头,隔着一目连跟荒对上视线,吓得他连忙退出好远。

“第十一局,”男子组的游戏已经接近尾声,还没上场的式神剩下不多,SSR只有荒和一目连还没被选到,大家自然也就对他们两人更加关注。“一目连和荒!”

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一目连微笑着侧头对荒道:“没想到是我们俩一组呢。”

“我也没想到。”

荒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从博雅手中接过Pocky ,一目连在他面前站定,其实也有些紧张,吃Pocky 的时候既要小心别咬断,又不能松口,还得注意对方,可以说是很考验注意力和控制力的游戏。

荒看着摆出准备就绪表情的一目连,拿着Pocky 的手略微迟疑,随即弯下腰,咬着Pocky 一端屈身靠近,两人小心翼翼地咬着。

像是提前练习过似的,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转瞬就将Pocky 几乎吃光,彼此的距离也无限拉近,眼看着双唇就要碰到,见一目连丝毫不放弃,荒正欲退却,唇上一热,柔软的触感让他愣住。

竟然主动……

短暂的碰触,随即离开,围观的人可能都没看清楚,当事人也如坠雾里,难以置信。

“原来荒惊讶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呢。”一目连的声音温柔地拂过听者的心扉,似乎能扫清一切阴霾。“跟荒一组,我很开心,谢谢款待。”

观众们还在纠结刚才两人到底有没有亲上,站的很近看得真切的晴明继续装瞎,不动声色地为荒抽取惩罚。

“嗯,荒的惩罚是……”晴明一顿,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纸条。“陪胜者出一个月委派任务?”

晴明怎么不记得自己写过这个惩罚。

“那之后的一个月就有劳了。”一目连礼貌地朝荒颔首。

“一目连想提什么要求?”

“嗯,我的话,那不如……就让荒再多陪我一个月委派任务?可以吗?”

晴明自然是没意见,他带着询问转向荒,荒却没有看他,双眼始终锁定在一目连身上。

“好。”

两人互相凝视,一切不言而喻。

评论(3)
热度(62)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