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叉突(夜叉X妖狐)#一叉二突组合(含双龙组出场)

近日,寮里来了个目中无人的暴露狂,作为晴明手下式神中的“老前辈”,妖狐决定教训教训这个叫夜叉的家伙。

美名其曰地对晴明说替他带新人熟悉环境,心里却不知道酝酿了多少坏主意。 
夜叉跟晴明缔结契约后,立刻就进行了觉醒仪式,换上一身新行头后,夜叉的心情也变得异常明媚,几乎是哼着小调走出晴明居住的院落。
他这副嘚瑟样全被站在开败的樱树下等他的妖狐看在眼中,妖狐摆弄着手中的折扇,从唇间挤出一丝鄙夷,声音不大,却刚好被夜叉听见。
“喂,你这家伙。” 
夜叉停下脚步,面带不善,似乎随时都会挥起武器跟妖狐打起来般。
“对前辈应该使用敬语,懂吗?”
妖狐微仰着头,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心中却也对夜叉的武器有所顾忌。 
夜叉挑挑眉,眼中除了不爽和鄙夷还有一丝新奇,这狐妖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架子却不小,应该是真的有两下子?他行事作风霸道惯了,向来只对强者有兴趣。会成为晴明的式神,乃是因自己败在晴明手下,所以自愿听命于他。 
既然这妖狐能成为晴明的式神,应该也是有一定能力,否则也无法为这位平安京有名的阴阳师效力。
“只有你这种奶油小白脸才会去计较什么敬语。”夜叉盯着妖狐上下打量,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弱不禁风,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他打倒。“恐怕你连晴明后院扫地的帚神都打不赢吧。”
“混……你说什么!” 
妖狐厉目而视,握着折扇的手抬起来,周身渐渐卷起风刃,两人之间顿时剑拔弩张。
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双方都丝毫不退让,就这样互瞪。
若不是树木的枝叶和两人的衣衫都在随风拂动,甚至有错觉时间已被静止。
好在一条金色的龙忽然出现,打破了僵持。
金龙磕磕碰碰地飘过来,撞到了妖狐背上。由于妖狐正专注地瞪着面前的夜叉,对身后突如其来的“袭击”毫无准备,被撞后,重心不稳,踉跄几步后以脸着地,立扑。
没料到这种发展的夜叉先是一愣,随后看着趴在地上毛茸茸的耳朵上沾了零星落叶的妖狐,瞬间爆出笑声。
“哈哈哈哈哈原来是个笨蛋。”
“笑什么笑,你这个暴露狂!”
妖狐红着脸,又窘又气。
“你说谁是暴露狂!?”
“就是你,衣服不好好穿,在兜裆布外面围了块破布就跑出来,不知羞耻。”
妖狐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面前裸着上身的夜叉下半身唯一的遮羞布高声批判。这个变态的穿衣审他实在无法接受,毫无美感!而且如此暴露的穿着对寮里的小姐姐们也极其不尊重,妖狐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教育教育这个没教养的家伙。
“你懂什么,衣着体现气场,你那身娘里娘气的衣服才丢人呢。”
“什么!?”
因为金龙的出现,两人的距离拉近不少,由远距离互瞪进化为近距离互骂。那条“肇事龙”撞了妖狐后清醒不少,晃晃脑袋,茫然地看了看周围,头上仿佛多出一排问号。
这金色的龙还没弄清楚自己跑到哪里,另一条龙又磕磕碰碰地撞到金龙身上,两条龙一同由着那股冲力重重撞在妖狐背上。
全身心投入痛骂夜叉事业之中的妖狐再次狼狈地跌倒,而这次他顺势扑倒了面前的夜叉,两人齐齐倒地,背上还压着两条龙。
微风习习,院内的树木伸展枝叶,一目连焦急地寻着气息来到晴明院外,正看到自己的龙和荒的龙卷成一团压在某两人身上。
看到这个景象,一目连已经猜出是两条龙闯了祸,连忙上前。
“妖狐?没事吧?”
一目连费力地将两条龙抱起来,视线却被龙遮住,看不到妖狐的情况。
这时,紧随一目连之后的荒也赶来,二话不说聪一目连怀中抓过两条龙。
“我的警告过你们不要偷偷喝酒吧?”
两条龙晕晕乎乎,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主人就在眼前。
空出双手后,一目连立刻去扶妖狐,一伸手,动作随即一僵。
“啊……”
荒听到一目连小声惊呼,随手就把两条龙扔在一边凑过来询问。
“怎么了?”
荒转头看过来,也是一怔。
很不巧,妖狐跌倒的时候,恰巧扑在夜叉小腹的位置,而夜叉那原本就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遮羞布”,此时好像已经被扯了下来。
也难怪一目连会惊讶,这是十分羞耻的一幕了。
荒的表情仍旧十分淡定,他左手搭在一目连肩上示意他别动。自己上手抓住妖狐的衣领,把这只快要变成红螃蟹的狐妖提了起来。
“你们俩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夜叉其实没有装死,他只是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才好,不过妖狐确实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抱歉,我们的龙给你们添麻烦了。”
一目连十分抱歉地朝两人道歉。妖狐脸上的红还没退,平日里他就跟一目连很亲近,对风神大人十分仰慕,见一目连跟自己道歉,慌忙拦着。
“无事无事。”
“既然知道麻烦,就栓好你的龙……唔!”
夜叉才不管面前的是神是妖,有不满就直说,但他话到一半,却遭到妖狐重重的手肘一击。
“死狐狸你想死吗,本大爷这就满足你。”
妖狐本来还想跟一目连好好说几句话,听到夜叉的挑衅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握着折扇转身就要跟他开打。
一目连正欲开口阻拦,荒拎着两条喝醉的龙,用空着的手握住他的手腕。
“别管了。”
荒示意一目连看向这院落的和室,晴明就在那里,由他们去胡闹,自然会有人制止。
一目连犹豫片刻,看着吵得正酣的二人,确实没有自己能插手的余地,便跟着荒离开了。
妖狐和夜叉双方不依不饶地互损,愈演愈烈,真的动起手来,在晴明的院落大打出手,将庭院里的樱树、枫树和夹竹桃的枝叶砍得满天飞,终于让和室内跟博雅聊天的晴明忍无可忍,推开拉门,站在和室外廊,将两人变成单薄的小纸人,并厉声责备。
“院子居然被你们搞成这样子。”晴明皱眉,看满目狼藉,闭目冷冷道。“我正愁怎么安排夜叉的住处,既然你们两个如此相见恨晚,那就住在一起吧!”
“哈!?”
“什么!?”
小纸人状的妖狐和夜叉同时发出惊呼,但晴明已经做出决定,直接无视了他们的反应。
而这对一叉二突组合鸡飞狗跳的日子开始了。

评论
热度(19)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