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六兆年と一夜物語》⑦

《六兆年と一夜物語》

估计没人记得这个坑了,我悄咪咪更个新。

序章《年轮》

9

“比如,神明也是会想要伤害别人的。”

荒话音刚落,一目连尚不及对此做出反应,便被他用力带倒在草地上。倒下时,荒为了不让一目连背着地,还特意侧身将他圈在怀中,让自己垫在他身下承受地面的撞击。

被荒用双手圈在怀中,一目连错愕地抬头看他,刚对上那双灰蓝的眸子,转瞬天旋地转,一目连便被荒翻身压在身下。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重量,一目连有刹那恍惚,眼前的荒已经不再是少年,他已经比自己高大。

荒抬手掀起挡住一目连半边脸的发,用指腹摩挲被绷带缠住的的右眼的位置。

“这里……”

“是空的。”

一目连抢先答道,唇边带着一丝笑,似在追忆什么。荒注视着一目连的唇,这抹笑意让他很不是滋味。荒缓缓收紧双臂,再次将一目连圈进怀里。

他要将一目连的右眼复原。

“连,不是所有神都是慈悲的。”

荒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已经无法再将眼前的他当成刚见面时的瘦削少年,字里行间的语气都像极一目连曾经见过的那些无喜无忧的神明。

但一目连知道荒并不无情,也不残忍。

就算他说要去惩罚那些亵渎神明恩惠的人类,一目连依旧相信荒不会真的伤害他人。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目连从荒的眼中看到的不是怨恨。

“善恶是人定的,神明本身没有善恶观念。”一目连抬起手从荒背后环住他。“不过神也有着自己的七情六欲和想法,所以神想做什么,行善还是为恶,也都是源自本身的选择。”

听到这番话,荒有些惊讶,身体后撤,微微放开一目连。

“神明跟人类其实一样。”

神明也有畏惧的事物,神明也会死亡,神明也会犯错,没什么不同。

“荒是个好孩子。”

虽然,眼前的荒已经不再是少年模样,但一目连仍像之前那样用手轻抚他的头顶,眯起眸子,温柔地对他笑。

虽然身体迅速成长,但荒的心理尚未完全从少年时态抽离,尤其是在面对一目连的时候。在这位风神面前,他总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心中的柔软。

坠海之后,荒便开始慢慢恢复能力,也开始忆起自己的身份和过去。

他并非只是神明赏赐给人类的普通神使,他原本就是神明。

所以被冰冷的海水淹没后,他并没有死亡,而是慢慢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有了这次经历后,荒真的打算再对人类有任何怜悯之心,只要强硬地控制他们就好了,但他遇到了一目连,遇到了被信徒遗忘后选择由神堕落为妖怪的风神。

化作人类融入人类的村子,这是一次试探,也是神明对人类的好奇。

荒此刻无法得出结论,对人类,他再次产生了迷惑。

但无论怎样,他都不得不离开,作为神明,他还有要做的事,而一目连……

“跟我走吧,连。”

十指交握,额头相抵,两人的距离几乎为零。

一目连将手掌贴在他的脸侧,摇摇头,荒的目光渐渐暗下去。

10

荒离开后,一目连的日子再次回归沉寂。

每日游走于渐趋荒芜的林间,眺望天边云卷云舒,日升月落,不经意间,时间仓促流逝。

又一个百年就这样过去了,一目连和荒,也足足百年没再见面。

虽然对于长寿的妖怪和神明来说,一百年并不算很长,不过一旦时间被赋予了等待的意味,每分每秒都会变得度日如年。

说不惦念是不可能的,那个阴雨天躲在树下的瘦弱少年和后来迅速成长为挺拔青年的身影都牢牢刻印在一目连脑海中,怎么都忘不掉。

一目连时不时便会去想,荒如今在哪里,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青涩少年吗?他还记得自己停驻过片刻的这处被人遗忘的破旧的神社吗?

像人类一样,神明也是会遗忘的,过去的事,一目连其实也在遗忘,曾经被自己保护过的信徒们的样子已经化为记忆中模糊的影像,此刻就算他们站在一目连面前,恐怕也已经认不出。

可一目连却固执地守着这片被信徒们遗弃的落败村落。

总觉得一旦自己舍弃了这里,有什么就彻底消失,再也无法挽回。

也许,自己只是无法舍弃身为神明时所守护的东西以及那份执着,就算堕落为妖怪,依旧做着过去身为神明时所作的事。

时间久了,难免会觉得寂寞,纵使是神明,也会如此。所以一目连在遇到荒的时候,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喜悦。

但荒离开后,再次陷入无尽的落寞,他并不是不习惯,只是忍不住怀念。

荒的话仿佛回荡在耳边。

 

“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不想去别的地方看看吗?”

“跟我走吧。”

 

距离荒说这句话已经过去一百年了,一目连仍然没有离开的打算,不过他在森林中游荡散步的频率更高了,尤其是在阴雨天,仿佛在寻找什么似的,固执地游走,连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龙都觉得他有些奇怪。

 

又是一个瓢泼大雨的天气,仿佛已经成为习惯,一目连打着一把古旧的和伞,来到森林边缘,穿梭树木间,漫无目的地走着,最后也像以往每次那般一无所获,准备回到破旧的神社那里。

不过归途之中,他再次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猫”,是一只受伤的小狐狸。

雪白的毛发被血迹染红,小家伙所在灌木中避雨,但耐不住寒风猎猎,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看到一目连后满是戒备,甚至扑上去咬他伸过来的手。

“别害怕。”

小狐狸尖利的牙齿咬住一目连的手指,十分用力,看起来它受到过不小的惊吓,一目连对此并不介意,没有把手抽出来,也没继续靠近它,另一只手扔下伞,双眼弯成一线,柔声安抚着。

似乎是感觉到一目连身上的气息跟自己相同,小狐狸渐渐放下戒备,松开尖牙。一目连这才伸出另一只手将它从地上抱到怀中。半大的小狐狸看起来还未成年,但从身上的妖气判断,至少一百岁了。

一目连将小狐狸带回神社旧址那里为它治疗,经过相处,小狐狸对他亲昵起来,无论早晚都喜欢窝在一目连怀中,陪伴一目连将近千年的龙看不过去,也凑过来粘着他,一龙一狐紧紧缠在身侧,让他哭笑不得。

然而这短暂的平和在几日后终结,由于八岐大蛇再次现世,许多魔物蠢蠢欲动,一目连居住的地方与世隔绝,鲜有人至,但终究也难逃影响。

小狐狸正是被魔物所伤逃到森林中躲避才遇到一目连,那些魔物最终还是渗透到了这座落败的森林,小狐狸白天离开一目连身边跑到林子外正遇到那群重伤它的魔物,这次就没之前那么幸运,它没能逃开。

等一目连找到小狐狸的时候,躺在血泊中的它已经没了呼吸。

毕竟已经活了很久,生死之事他见过不少,但仍会感到哀伤。若是自己早些赶到,是不是能够救它一命?

又要陷入自责中的一目连耳边恍然回荡起荒离开前留下的那句话。

“神不是万能的,你不可能保护所有人。”

神也有无能为力之事,这一目连明白,但以自己本身出发,没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更多是表明了自己的弱小。

 

“果然,还是失格了。”

 

一目连自嘲般苦笑,随后将小狐狸埋葬在初遇的地点。

 

终究还是……

 

—序章《年轮》完—

评论(4)
热度(29)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