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此夜无月》

含少许私设,OOC属于我。

荒跟一目连成为晴明的式神很久了,却没怎么说过话,两人都知道有对方这么个人存在,但因各自负责的工作不同,平时没怎么接触。
偶尔,寮里的小孩子们在缠着一目连陪他们玩耍的时候追文一目连:
“连连知道那位荒大人吗?他身边也有条龙,不过他看起来好可怕,我们不敢接近……”
“喂,太没礼貌啦!不要叫一目连大人连连啊!”
山兔特别喜欢逗一目连的龙,所以看到荒的龙时也总想去摸摸,但每次对上荒疏离又淡漠的目光后,她都弱弱跑开。
那个大个子比阎魔大人还可怕!
山兔、孟婆和金鱼姬几人达成共识。
“大家最开始不是也不敢接近大江山的那二位吗?但现在不也经常一起嬉闹。”一目连笑着开导他们。“熟悉就好了,可能这位荒大人只是不善言表,并非是讨厌你们的。”
“嗯嗯。”山兔一边思考一边点头,十分可爱。“一目连大人说的有道理。”
“那我们应该主动接近他?”古笼火趴在盘坐的一目连膝上,不确定地提议。
一目连笑着点点头。
虽然跟荒不熟,但毕竟都是晴明的式神,擦肩而过还是有的,也曾一起出战过,只是次数不多。一目连对他的印象也是疏离淡漠,超脱出尘的感觉,那种神明的高贵气息确实让他看起来有些不好接触。
但是,在出战时,一目连看到过荒默默帮镰鼬和山兔补刀敌人。他似乎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每次都悄无声息地出手,很多次都不被他人所察觉。
这样的人不可能真的冷漠。
几个小家伙敲定注意要去接近荒后,便起哄让一目连也一起前往荒所居住的院落。仅仅随口提议一句的一目连没想到自己也被拉入玩闹之中,还未等拒绝就被金鱼姬拉起来。
一目连还真有过跟荒搭话的想法,不过每次都因一些小问题而错失机会。
小家伙们叽叽喳喳地拉着一目连来到荒的和室前,因为有谁去敲门通报而陷入混乱。一目连含笑看着他们,都已经闹到人家居住的和室门外,就不算不敲门,里面的人也能听到声音了。
正这么想着,和室的障子门忽然被拉开,穿着和服单衣的荒立于眼前,脸上无甚表情,看不出喜怒。
原本吵闹的小家伙们瞬间安静下来,然后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声耳语。
“你去跟荒大人搭话啦。”
“为什么是我,你怎么不去呀。”
一目连笑着摇摇头,将视线转回和室前,却发现荒正看着自己。
谁说都一样,刚好一目连和荒没怎么说过话,不如就由自己先来。
“我们是……”
“你找我?”
刚说出两个音节,荒也异口同声地开口,一目连便收回后半句话。
他刚刚主动搭话了。
小家伙们也很惊奇,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荒,仿佛在看着不认识的人。
“荒大人主动搭话了哎!”
“是啊是啊,看来真的像连连说的那样,荒大人并非是讨厌我们的。”
“喂,说了不许叫连连的!”
一目连温柔地将手掌覆在自己身侧的金鱼姬头顶,他不介意被这么叫。
“我们是来找你一起赏月的。”
这群小家伙是傍晚时吃完饭后跑到一目连和室里玩耍的,等他们折腾到荒这里,天已经黑了,寮里的灯笼都已经点起,暗蓝的天幕上点缀着繁星,但唯独没有月亮。
一目连也是说完这句话后,随着荒的视线抬头望去才发现的。
没有月亮要怎么赏月?
荒什么都没说,走出和室,穿上木屐走进院子,他的龙也从和室里飞出来,跟在他身侧。
看起来他同意了一目连的邀请,但天上并没有月亮,要怎么赏?
小家伙们完全不在意这点,他们更关注荒的龙,金鱼姬和山兔跑到晴明那里去要来点心和毯子,大家围绕着荒院落中那棵含苞待放的樱树下席地而坐。
这些小孩子天真可爱,很快就将之前觉得荒可怕的事忘到脑后,一边吃点心一点跟两条龙玩耍。
没多久,他们就累了,一个个七倒八歪地躺下,有几个被龙圈成一团,还有几个躺在一目连怀里,山兔甚至趴在了荒的腿上,沉沉睡去。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一目连护着怀里的金鱼姬以防她从自己腿上滚下去,低声对荒道歉。
荒扭头看着身边的一目连,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里并没有一丝觉得很麻烦的意思。
一目连笑笑。
“明明没有月亮还叫你赏月,有些丢人呢。”
“有。”
“嗯?”
一目连怔住,不懂荒这句“有”是在说什么。
“抬头。”
荒示意一目连看天上,一目连不解,但顺从他的意思转过头,霎时,幻境自两人身侧徐徐展开,海蓝色充斥着视野,寂静之中还能听到海水的声音,而天空正悬挂着皎洁的新月,美不胜收。
一目连惊讶地看着,甚至屏住呼吸。
这是荒的幻境,属于他的世界。
“谢谢。”
仔细地将幻境中的景色刻入心中,一目连发自内心地道谢。
荒没有立刻回应这句谢谢,他视线凝视着前方,片刻后悠悠开口。
“要道谢的话,不如下次继续邀我一同赏月吧,风神大人。”
一目连微怔,随即笑意漫开。
“好。”

评论(6)
热度(50)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