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神罚》——送给挚爱的一目连

※私设:一目连是天照大神的孙子,荒本为月读。

后续可以接着我的那篇《六兆年と一夜物語》看,这个算是前传吧。


传说,伊势的桑名地区有座山上曾经住着一位风神大人。

是的,只是曾经。

存在于人类流言中的神明已经渐渐被遗忘,自然也就很少有人再见到这位风神。

事实上,就算不被遗忘,这位神明也会失去原本的身份。


风神掌管着风,常年住在山间,默默守护着山脚下的村庄,但是某一天,暴雨肆虐,洪水泛滥,村庄被淹,村民们分分爬上屋顶,绝望地呼救。 然而他们的声音被雨声和水声盖过,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眼看着洪水冲倒一座座房屋,许多人不幸落水,却扛不住洪水的蛮力,被水流卷走,大家渐渐开始放弃希望,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时,不知是谁忽然开口高呼: 

“一目连大人!住在山上的风神大人,他会救我们的!只要我们向他祈祷!”

“对对,风神大人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获得一线生机的大家附和起来,并一起向山上的一目连祈祷,祈求他的拯救。

其实就算村民们不祈祷,山上的一目连也已经注意到这个情况。

乌云凝聚时,他就有些担心天气。山下村庄位于低洼处,若是雨大了些,难免会形成灾难,所以当时一目连就想动用自己的力量用风驱散乌云。 但自然有自然的法则,高天原的主神就曾说过,神明不可以对凡世过多干预,尤其是这种自然灾害。若是每位神都去施以援手,自然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凡世会变得一团乱。

 一目连当然明白这些,但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子民遭受如此痛苦。 

站在悬崖边,眺望山脚下被洪水侵袭的村庄,耳边满是信徒们的哀求与祷告,刺痛着胸口。 一目连用手攥紧羽织,皱着眉心。

他看不下去了,也听不下去了。

作为神明,他因信徒们而存在,不就应该拼命保护他们吗?

一目连朝天空伸出手,低头开始吟诵,身边的龙连忙缠绕住他的手臂阻止。

“连,你不能这么做。”

“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你掌管风,无法阻止洪水。”

“那就强行让它改道,流到该流的地方去。”

“连……”

“龙,把力量借给我吧。”

“这样做是需要代价的。”

龙慢慢松开缠绕一目连手臂的身躯,退到他身后。

从诞生开始,龙就同一目连在一起,看着他从幼年成长为如今的风神大人,它十分了解一目连,很清楚他不会听劝。

“我接受。”

最终,一目连还是扭转了自然的意志,强行让洪水改道,拯救了村民。


代价是牺牲了自己的一只眼睛。 


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蔚蓝再次回归视野,被暴雨洗礼过的山坡和树木在明媚的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仿佛重获新生般。 而断崖边的一目连却一手撑地跪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右眼,滴滴血珠从指缝间滑下,落在翠绿的草叶上。

“代价是右眼吗。”

“这已经算是仁慈的代价了。”

 一目连让洪水改道,让许多人得以存活下去,改变这么多人的命运只是失去一只眼睛,已经是宽容。 


然而惩罚不可能只是如此。 


高天原的那位大人果然发现了这件事情,派来使者传唤一目连。

说起来,一目连乃是这位大人的孙子,但纵使有这层关系在,那位大人也不会徇私。

富丽堂皇的殿内,高位之上端坐着高傲威严的女神,她面上无悲无喜,目光超然,将面前的一目连瞧着。

“知道为何传你到此处吗?”

一目连始终垂着头,听到问话,轻轻嗯了一声。

“明知故犯,不容姑息。你已经知道后果了吧?”

一目连点头。

“为神失格,过度干预凡世,吾不得不削弱你的力量,一目连。”

“明白。” 

只是削弱力量吗,并不是不能接受的事,反正一目连的力量本身也不强,在八百万神明之中,他轻如鸿毛,所以他不在意

 一道光芒自一目连身体抽出,飞向高位上的那位大人,随即一目连忽觉身体虚软,双腿发颤,龙急忙缠绕住一目连的身体支撑着他。

“你……好自为之。”

说完便离开,主神的威严非同一般,站在原地的一目连无声地长吁一口气。

“连,这个惩罚没那么简单。”

龙围绕在一目连身侧,语气里带着隐隐的不安。

“是吗。”

一目连没力气去思考这些了。

“力量被大幅度削弱,你将无法继续保护信徒们,不能保佑信徒的神明将会……”

“啊啊,是这回事呢。”一目连侧头对龙露出笑容。“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只要自己还有一丝力量,便会尽全力去保护他们。


在龙的支撑下,一目连缓慢地移动着,离开高天原回到自己的神社。

身穿蓝色华服的男子立于刚刚他们谈话的殿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月读,你在这里做什么?”

天照并未走远,毕竟一目连是她的孙子,还是会于心不忍。

“没什么。”月读墨蓝色的长发垂在身后,背对着天照,看不到他的表情。“忽然对下面的那些人类有了些兴趣。”


天照露出惊讶的神情。 

自己这个向来对凡世不理不睬的弟弟居然说对人类产生了兴趣?


“你要怎么做?”


“我要去凡世。”月读转过身,灰蓝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作为神使。可以吧,姐姐。”


不知月读在想什么,但去凡世体验体验也是好的,天照便同意了。


作为神的恩赐降临到人世,月读不再叫做月读,遇到一目连后,他叫做“荒”。


评论(6)
热度(34)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