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退治荒骷髅就是在考验式神对阴阳师的忠诚度(尤其是大江山的某位)

CP含微双龙组(荒X一目连)、微茨酒 

(灵感来源于今天打荒骷髅,我的玉藻前被混乱后普攻点死了酒吞……我不禁笑出声……鬼王大人你也有今天) 

今日一如往常,傍晚酉时一到,晴明便从软蒲团上起身。 

“到时候了吗?”

博雅惊讶地看着晴明,没想到他对时间居然这般敏感。
晴明朝他笑笑,拉开障子门,走到和室外廊。 

“时间久了,身体都记住这个时间了。” 

博雅盯着他,眉间显露一丝担忧。 

“挺累的吧,要不今天换我去?” 
“没事,你照看好寮里。”晴明背对着博雅朝他挥挥手。“那几个家伙还是得我来。” 

说完,晴明走出和室,沿着木质回廊迈步前行,绕过一个拐角处,朝另一边的房子走去。

途中经过院落,看到一目连正带着新来没多久的小松丸跟山兔她们做游戏。

“晴明大人?”一目连抬眼间视线正好跟晴明相撞。“要外出?”

“嗯。”晴明停下脚步,跟几个式神一一打过招呼。“辛苦你照顾他们了。” 

寮里式神有很多,晴明精力再充沛也没法照看到每一位,所以他便拜托比较稳重的一目连和花鸟卷几人帮忙盯着比较顽皮的式神们。 

“哪里,我很喜欢跟他们相处。”一目连笑着回应。“这个时候外出,是要去退治荒骷髅吗?”

“没错。” 
晴明皱起眉头,这是他每天都要进行的任务,说来不难,但却也不太容易。 

“需要我同行吗?” 
“不了,你伤还没好吧?”

上周退治荒骷髅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晴明考虑不能每天都让那几个式神跟着自己去退治,应该让他们也休息休息,所以上周他就给惠比寿放了天假,让一目连代替他上阵。 

然而,才第二次与荒骷髅对阵的晴明完全小看了敌人的力量和自己家式神的力量。
那一次的战况可以相当……激烈。
一同出阵的除了一目连和辉夜姬之外是大天狗、荒和……酒吞童子。 

虽然之前也发生过意外,但晴明都没太当回事,毕竟酒吞身上穿的针女暴击没满,还不至于很可怕。所以当天晴明觉得有一目连的盾就足以抗住被混乱的酒吞童子。 

然而那天……大江山的鬼王大人很给力地被荒骷髅混乱,酒葫芦对准晴明招招暴击,不仅打伤了晴明,连穿着薙魂过来挡伤害的一目连也被他打伤。 

当时站在晴明右前方的荒皱着眉头,并没说什么。 

晴明心想,每天顶多被混乱一次,接下来酒吞应该也不会中招了,但他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打脸。 

身边飘着一圈小葫芦的酒吞再次对准晴明展开攻击,很巧,对晴明十分忠诚的一目连又来挡伤害,同时也很不巧,身处幻境之中的荒没忍住跟了一颗星过来,打在了一目连身上。 

这一幕让晴明想起某天在狩猎战的时候,穿着轮入道的酒吞跟带着狰的风麒麟配合着把薙魂惠比寿害成重伤………… 

难道一目连今天也要……晴明不敢继续想象,他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荒的情绪在一瞬间降了好几个度,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变得非常锋利。 

介于这件事情,那天回寮后,晴明十分郑重地让一目连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现在一周过去了,虽然一目连的伤基本痊愈了,但迫于荒无声的威压,晴明一次也没提过再带一目连去退治荒骷髅。 

“你好好养伤,去调查秘闻的时候,我需要你的帮忙。” 
怕一目连误会自己的意思,晴明还特意补充一句。 
“好。” 
一目连点头,温柔如他怎会不知道晴明的担忧。 

跟一目连他们分开后,晴明来到茨木和酒吞所住的和室前。可能由于住在隔壁几间和室的小鹿男他们帮晴明处理完委派的事情了,比起往日的吵闹,这里显得过于寂静。 

“酒吞童子?” 

“你找吾的挚友?”独臂的茨木童子从和室出来,盯着晴明上下观察。“什么事?”

“退治荒骷髅。” 

茨木似乎有些失望,抬手指向后院。

“挚友同玉藻前在切磋武艺。”

确实是酒吞会做的事,不过晴明没想到那位玉藻前会接受酒吞的挑战。

“那大天狗在哪里你可知道?” 

寮里这几只大妖经常凑在一起,时常闹得鸡犬不宁,虽然他们之间矛盾多多,但最了解彼此的也是对方。 

“大天狗也在后院。” 

“唔。”

这正好,晴明正打算叫这三人去退治荒骷髅,他们都在一起给晴明省了不少事。不过很少看到大天狗跟其他式神在一起呢,他来寮里之后对除了博雅之外的人一直都爱理不理的。 

晴明带着疑问转向后院,绕过房子,朝那棵挺拔的樱树走去,还没到树下就听到酒吞的声音和玉藻前的笑声。 

“喂,你别太欺负那家伙了,他瘦瘦弱弱的,你看他脸色都发青了。” 

“身为大妖怪怎么能连这点忍耐力都没有呢。”玉藻前的话语中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大天狗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啊。” 

晴明脚步一顿,茨木不是说他们在切磋吗,这对话是在搞什么呢?

“你们在做什——”

晴明大步前行,来到樱树旁,终于看到被灌木遮住的三人,话说到一半停住,只见大天狗正展开黑色的羽翼平趴在地上,酒吞蹲在他左侧,玉藻前则拿着一根狗尾巴草蹲在右侧,而那根狗尾巴草正忙在大天狗鼻子前方左右晃动。 

“忍住哦,绝对不可以打喷嚏,不然身为平安京三大妖怪的颜面何在。” 

没想到这位玉藻前大人,这么幽默。

晴明轻咳一声。

“在做什么?”

“是晴明啊。”转头看到晴明后,玉藻前收回狗尾巴草站起来。“不忙了?”

这位玉藻前跟晴明的母亲是熟识,晴明一直将他视作长辈,所以说话的方式也跟其他式神不同。

“正有事要麻烦您助我一臂之力。”

“何事?既然你开口了,我必会帮忙。”玉藻前唇角一弯,笑道。

“又要去打荒骷髅吧?”旁边的酒吞抢在晴明说话前开口,他也站起来,动了动手臂,舒展筋骨。“走吧。”

每天的逢魔之时和狩猎战,酒吞是最忙的一个,他对此已经如故呼吸般习惯。

晴明看着酒吞心有余悸,今天还有别的事,想尽快速战速决,所以叫了带着针女的花鸟卷同行,没有带薙魂的式神同行,所以他有些担心酒吞会……

玉藻前看出晴明有些犹豫,开口询问。

“怎了?这荒骷髅很厉害吗?你表情很纠结呢。”

“也不是很难……”晴明的表情愈加为难。“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个荒骷髅也有迷惑的能力,会让我们攻击自己人。”酒吞不耐烦地帮晴明解释。“我中招过好几次了。”

“而且你每次被混乱都喜欢打我。”晴明悠悠补充。

“原来如此。”玉藻前若有所思。“看来酒吞童子你的定力跟大天狗的忍耐力一样脆弱啊,这么容易就被混乱。”

“你这家伙也就现在能说风凉话,一会儿说不定就是你被迷惑了。”
酒吞一听玉藻前说自己定力差十分不高兴。

“这么说的话,荒和大天狗还有茨木的定力都挺不错呢,很少被混乱。”

晴明回忆过去的出战情况,想来想去,不知为什么被混乱最多的就是酒吞……

“噢,没想到大天狗定力比忍耐力强这么多。”
“啧。”酒吞不服气地别过头。

“好了,我们走吧。”

晴明招呼他们一同离开,大天狗却还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晴明这才发现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他怎么了?”晴明问。
“可能睡着了吧。”玉藻前悠悠道。“果然忍耐力太差呢。”
“……”酒吞忽然觉得玉藻前很可怕。

大天狗是晕过去了吧!?

由于大天狗昏迷不醒,晴明只好在叫来丑时之女和花鸟卷后把荒也叫上。

姑获鸟正忙着跟樱花妖准备晚饭,犬神跟着小鹿男他们去委派任务,只有荒此时不忙。

人齐之后,晴明隐隐有些不安。

这个搭配真的没问题吧?

上阵后,晴明始终盯着站在自己正前方的酒吞,仿佛他一直盯着就能避免酒吞被混乱一样。

说来也奇特,打了一半左右,酒吞都跟安稳,无事发生,就在晴明松了一口气,准备将目光从酒吞身上移开的时候,有什么从右方飞来将酒吞打倒在地。

晴明缓缓转过头,跟站在最右边朝左侧看的荒对上目光,而两人要看的并不是彼此而是玉藻前。

没想到酒吞一语成谶,今天被迷惑的是玉藻前,而他打的还是经常被迷惑的酒吞。

“抱歉抱歉,年纪大了,有些眼花。”
清醒后,玉藻前对趴在地上的酒吞道歉。

“咳咳。”晴明忍着笑。“酒吞你坚持一下,马上结束我们就回去给你疗伤。”

酒吞童子:“……”

大江山的鬼王也有今天呀。

回想自己每次被混乱的酒吞暴打的情形,再想想酒吞刚才被玉藻前打倒的样子,晴明深刻觉得玉藻前确实自己的舅舅啊。

评论(10)
热度(37)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