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醉》①酒吞童子X吸血姬(“邪.教”慎入)

冷CP慎入。

1

当阴阳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式神也同样。一位尚未有所成就的笨蛋阴阳师的寮中,难免会有式神对主人心存不满。

“吾家主人,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我是不是跟错人了?”

“跟了他这么久,连好的粮食都没吃上过,心累。”

“唉……”

每当聊起自家主人,各式神便长吁短叹,悲天悯地。

吸血姬比较喜欢夜晚行动,所以白日里总是显得精神不振,今天一大早天才刚亮便被晴明叫起来去出了次任务。回到寮里后,这不刚得空歇息一会儿,她就直奔自己的和室而去,没想到路上就听到了几位式神的小话。虽然吸血姬很不满晴明总是让自己高频率出任务,但她知道晴明是个温柔的人,被其他式神这么说,她有些小小的不满。

“与其在这里念叨,不如努力提升一下自己?”吸血姬没有给那几个式神留面子,直接站出来开口道。

被正面指责的几个式神悻悻闭嘴,瞄着吸血姬离去的身影,表情有些不爽。

“她还不知道吧?听说主人今天新带回来的式神和她能力相似,但比她强多了。”

“她一定还不知道,不然不会这么淡定,听说那个新式神是叫酒吞童子?”

“对对,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有些年轻,没那么厉害,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很不一般,之后一定会把吸血姬给比下去的……”

“嗯啊,到时候主人一定就不会带她去出任务了。”

那几个式神的聊天的声音并不小,所以即使吸血姬不想听却还是不经意地听到了。晴明收了新式神?这不是很普通的事吗,为了成为独当一面的伟大阴阳师,晴明需要更强大的帮手。至于酒吞童子这个名字,她曾有所耳闻,确实是比自己有潜力的家伙。

往常吸血姬只能休息一小会,便可能又被晴明拉出去出任务,但今日,晌午已过,太阳渐渐西沉,她都已经从小憩中醒来从和室内望着庭院许久,仍未听到晴明召唤自己的声音。

这样空闲的时候确实不多,也让她有些不太习惯。

时间静静流逝,在她发呆的这段时间里,傍晚悄悄到来,童女扇动着这双翼与跟着身后的童男到各个房间通知大家去吃晚饭。他们最后才通知到住在同一房间的吸血姬和雪女,但这两人也是最不需要吃饭的式神之一。吸血姬微微摇头,算是拒绝。晴明大人也知道自己不需要吃饭,平日里也不会让童男童女来叫自己,今天为何如此反常?

见吸血姬拒绝,童女有些为难,求助似的看着哥哥,童男立刻上前礼貌地一拱手:

“晴明大人特意嘱咐要请您过去。”

是晴明的传唤?特意的?

“今天来了新式神,所以晴明大人想将他介绍给大家认识。”

原来是真的,晴明收了新式神。

“嗯,好。”

会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恶妖酒吞童子吗?

吸血姬虽然对别的事不怎么关系,却也被动地听说过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的事迹。在成为晴明的式神之前,她对其他妖怪就没什么兴趣,成为晴明的式神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以往的大家都是特立独行唯我独尊的妖怪,但认识晴明并成为式神后,大家都变得比较好相处,而且也有了伙伴的感觉。吸血姬一直和雪女一样,觉得这些情感不是什么必要的东西,不过却也习惯了和晴明以及其他式神在一起的日子。

那这个曾经叱咤一方的酒吞童子,与晴明签订契约后,能习惯这里吗?

晴明的所有式神都集聚在那个用来会客的最大和室中,吸血姬和雪女因为是晴明最早签订契约的式神之一便坐在了众人前面,能将今晚的几位主要人物看的很清楚。

在晴明身后双手抱臂盘腿坐着的那个红发的陌生男人,就是新式神吧。

吸血姬随意地瞄了一眼,并未多看。

即使他就是酒吞童子又如何,即使他会去带自己又如何。只要晴明不会解除和自己的契约,不再变得只剩自己一人,那就好。

“这位是酒吞童子。”晴明微微侧身,将众人的目光引到酒吞童子的身上,平静地介绍。“从今天开始,他也是我的式神了。”

底下的一众人中传来小声的议论,虽然听不太清,但不难想象大家在说什么。有人会担心自己被解除契约,有人会质疑酒吞童子的能力和人品,有人会兴高采烈觉得吸血姬会被替代……

而身为“主人公”的吸血姬和酒吞童子却都对对方毫无兴趣,甚至没有看第二眼。

之后,酒吞童子加入的日子便慢慢铺陈开来。

2

晴明很看重酒吞童子,虽然吸血姬没去在意,但却经不住大家的小话不带眼传入耳中。被人都在说她的地位越来越危险,终有一日会被酒吞取代,她自己却因为酒吞的加入反而觉得轻松不少。

以往晴明每次出任务都必然会带上她和雪女,现在有了酒吞,晴明便时不时给吸血姬放假,让她不必次次出场。

这样的日子过了七八天,不知怎地,寮里式神们传的小话却又变得不同,从过去议论吸血姬被代替变为议论赫赫有名的大妖怪酒吞居然这么弱,甚至还不如吸血姬。

当吸血姬意识到这个变化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状是能变化这么快的么?

“你才注意到?”雪女不只是表情偏冷,连说话的语气都冷得让人发寒,但对吸血姬这种性子也冷的人来说,却不觉得雪女的语气有什么不对。“酒吞童子因为和晴明签订契约而削弱了实力,所以现在很弱。”

原来是这样。

因为酒吞和吸血姬的能力类似,所以晴明最近带酒吞时就不会带吸血姬,但雪女一直是随行的,所以最近的每场战斗雪女都和酒吞并肩,她更了解当时的情况。

想必被削弱了实力的酒吞童子也一定很不甘心吧。吸血姬甚至有些同情他。

小插曲只是小插曲,日子还是照常过,虽然偶尔会和那一头张扬红发的酒吞童子相见,但吸血姬都未曾和他搭过话,只不过,晴明召唤吸血姬的次数又开始变多。现在变成了姑获鸟、雪女、山兔、吸血姬以及酒吞一同执行任务的队伍阵容。

首次和酒吞一同出去消灭妖物的时候,晴明将他们二人安排在一排,吸血姬还听到酒吞童子很微小地呲了一声。吸血姬便觉得这人确实在因为被削弱实力而不甘心吧。

一场战斗下来,只有酒吞和吸血姬挺到了最后,而酒吞受的伤比吸血姬还要严重许多。

“你没事吧。”

吸血姬第一次主动开口跟他讲话,只因觉得自己似乎该安慰他一下。毕竟每个式神在签订契约后都会被削弱实力,并通过与晴明的合作慢慢锻炼,一点点再次强大起来。吸血姬刚开始的时候不比酒吞现在的情况好多少。

“哼,这点伤算什么。”

酒吞并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吸血姬不擅长观察别人的表情和举动来猜测对方的心思,既然他这么说,那就是没事吧。

然而这之后的几天,酒吞旧伤未愈却又添新伤,严重到本来没注意到酒吞伤势严重的晴明都发现了酒吞的不对劲。

“既然这么严重,那就在寮里修养吧。”晴明一边检查酒吞的伤势一边下了决定。

酒吞握紧双拳,纵使他不愿意留守,但却也无法反抗晴明的命令。

吸血姬始终默默坐在一边,不参与对话,也没有自己的看法,只是,她觉得酒吞童子之所以会做晴明的式神似乎是有什么隐情。以酒吞童子的名号和那特立独行的个性,真的很难想象他每天都这么老实听从晴明的命令。

一个秋风飒爽的午后,院内开始泛红的枫叶飘飘摇摇,像是树下赏景那人的心绪,纷乱不安。今日天气颇为惬意,吸血姬小睡了一会后被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唤醒,便忽然燃起兴致穿上鞋子朝鸟鸣处走去。那几只小鸟在晴明种的两棵枫树上落脚,而枫树所在的院落恰巧离酒吞暂住的和室很近。吸血姬朝枫树漫步而去,离得还远便看到了带着酒葫芦的红发男子。

酒吞坐在一片赤色的枫树下,一人独酌,偶尔抬头看看头顶的红叶,唏嘘长叹。本要立刻离开,却在不经意间听到了酒吞童子的自言自语。

“本以为留在晴明这里就能有机会见到你……”

吸血姬脚步一顿,心念这样听别人的自言自语也不好,便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的一瞬间,从酒吞口中听到了一个名字。

“红叶……”

她无意窥探别人的隐私,如此猝不及防让她有些窘迫,便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不过,她之前的感觉没有错。酒吞童子之所以会成为晴明的式神是有目的的。

(待续)

评论(1)
热度(27)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