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酒不醉人》

CP:阴阳师X酒吞童子,相当于我(玩家)X酒吞

写的不怎么好,慎重点进,写的不是爱情,大概就是一种深刻的羁绊吧

 

《酒不醉人》


成为这里的阴阳师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迷上这样一个妖怪。

而在离开之前,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舍不得这个妖怪。

 

暖春的风十分和煦,温柔地拂过庭院内摇摆着身体的樱树。虽然院子内没有以往热闹的气息,但花草树木们依旧欣欣向荣,没有任何枯败的迹象。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所阴阳寮了吧。

 

缓步走到鸟居前,他微扬起头看着上方随着微风悠悠摆动的注连绳,不禁惆怅起来。

时间犹如无法抓在手中的流水,转瞬流逝,居然已经在这里生活一年有余。

迈步沿着短小的木桥穿过鸟居走进庭院中,自己常用的书案如往常般静静摆在樱树下,此时上面已经落满浅粉的樱花,案上的书卷也被风吹散,凌乱地滑落至地面。

他走到树下,抬起手抚摸粗糙的枝干。

树枝上红绳系着的铃铛还是过去他同式神们一起挂上去的,

 

随着落下的樱花,他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

 

“真少见啊,居然会听到你唉声叹气。”

 

樱树下的阴阳师错愕地转身,双眼因惊讶而瞪大。

 

披散这一头红发的男子赤脚跨过和室的拉门,沿着台阶缓步走来,脸上带着困倦,像是刚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样子。

 

酒吞童子左手伸向后脑,拢了拢散乱的长发,右手紧了紧腰间的衣带,看起来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许久没见到你了呢。”酒吞在外廊坐下,支起一条腿,看着眼前同自己并肩战斗近两年的阴阳师,露出一丝笑。“本大爷甚至在想你是不是已经被哪里的妖怪吃了。”

 

阴阳师满是疑惑地看着酒吞,他不懂为何他会在这里,自己之前明明已经将同式神们的契约全部解除,放他们离开了,这里应该谁都不在才对。

 

那为何……酒吞童子会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没走?”

 

阴阳师就站在树下,跟不远处的大鬼对视。

 

已经过了樱花盛开的季节,此时的樱树唯有绿叶装饰,少了花朵的点缀。

 

就像此时这两人间已经少了某种重要的东西。

 

“我已经不再是阴阳师,你也不再是我的式神,你自由了,酒吞童子。”阴阳师主动结束这段对视,他别过头,不去看对面的大妖。“跟茨木一起回大江山吧。”

 

“这是你说的,既然本大爷不再是你的式神,也不必对你的命令言听计从,那,本大爷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多与你无关。”

 

被如此反击,阴阳师顿时哑口无言。

 

“就算你要留在这里……”

 

相顾无言,似有无声的叹息从阴阳师口中流出。

 

“已经决定不再回来这里吗?”

“嗯。”

“今天是来看最后一眼?”

“……是。”

“没有任何留恋了吗?”

一瞬缄默。

“……大概,已经没有了。”

 

从酒吞脸上看不出他对这个回答的情绪,他只是微微敛了眉眼,看不出喜怒。

 

耳边传来他平静无波的声音。

 

“如此便好。”

 

如此便好。

 

酒吞留在这里就只是为了说这句话?

 

阴阳师不太懂他此番用意,但又不想追问。就算问了,酒吞也不会解释的。而且他本就打算离开这里,不该跟酒吞有任何交集,就此别过最好。

 

“那你保重。”

若是没遇到酒吞,他应当不会动摇,此刻最好立即离开。

 

“既然你走了,这里便是无主之地,那由本大爷接手也可以吧?”

 

阴阳师尚未走出院落,被身后酒吞这句话拦下脚步,但他没有回头。

 

“……随你。”

“谢了。”

 

酒吞似乎并不想挽留他。

 

“本大爷很喜欢这里。”

 

阴阳师离去的身影一怔。

该道谢的,明明是他才对。

过去共同战斗的日子,能有大江山鬼王并肩,实属荣幸。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离别的日子终究要来,但回忆却可以保存。

 

 

……

 

没有了阴阳师的庭院,失去了原有的结界,变得同普通人家别无区别,但酒吞仍未离开。

 

可能是跟人类接触过多,他竟也有些恋旧了。

 

让这念想在延续久一点吧。

 

“本大爷今天明明没有喝酒……”

 

—END—

评论
热度(5)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