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醉》③酒吞童子X吸血姬(继)


4

鬼女红叶来到寮里后,大家普遍察觉到生活有了微妙的变化。

晴明本人应该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因为他对待每位式神的态度都相差无几,即使是不总出战的式神,晴明也会给他们机会训练,提高自己的能力。所以红叶来了之后,晴明并没有因为她对自己的那层感情在而特意忽略她,反而像对待其他新来的式神一样,带着她出阵,给她准备新衣服,直到她习惯以式神的身份在寮里生活。

所以,那几日,吸血姬每天都能看到晴明、姑获鸟和酒吞几人带着红叶出门。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油然而生,在心底盘旋不去。

吸血姬站在庭院里开败的樱树下,望着晴明几人离去的身影,将手附在自己胸口。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你,是不是回想起了自己已经失去的还是人类时的情感?”雪女悠然出现在吸血姬身后,今天她并未跟着晴明出阵。

吸血姬微微侧头,看着站在右后方的雪女,面上仍是一片漠然,但眼中带有疑惑。

“悲伤、痛苦、忧愁。”雪女抬起纤细白皙的手指点在吸血姬胸口,那里本该有一颗跳动的心脏。“感觉到了吗?”

吸血姬垂眸,盯着雪女的指尖,低声喃喃,重复着这几个词。

“悲伤……痛苦……忧愁?”

她并不懂这些是什么感觉,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还是人类时所拥有的情感。失去生命后再次苏醒的她,失去了跳动的心脏,也失去了身为人类的“心”。

“刚刚,酒吞童子同鬼女红叶一同离去的时候,你什么感觉都没有?”

“我有什么感觉?”

吸血姬望着雪女,心中的茫然渐渐扩散开,席卷全身,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弄清楚这份说不清楚的感觉是什么。

“问问你的心。”雪女微微低下头,在吸血姬耳侧轻轻说道。“为何自己这么在意酒吞童子?”

吸血姬也总在思考这个问题,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意酒吞童子呢?除了能力相近之外,还有什么理由?

因为他是大江山的鬼王?因为他是拥有强大妖力的大妖怪?因为他是孤标傲世、倔强坚韧的酒吞童子?

思来想去,更添迷惑。

“我……”

反复质问自己为何要去关注这个人,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从第一次见面,到慢慢习惯与彼此并肩战斗,这期间,吸血姬的心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当自己不在与酒吞童子一同出阵,之前那份得以休息的轻松感为何忽然不见?取而代之的确实现在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胸口,”吸血姬淡色的双唇微微开启,缓缓说道。“不知为何有些发闷。”

雪女看着她,似乎就在等她说这句话。

“这份感觉叫失落。吸血姬。”

失落?

这种仿佛有什么浓重的雾霭萦绕在胸口导致自己喘不过气的感觉就是失落?

自己是因不能跟酒吞童子一同出阵而感到失落?

她居然还会感到失落?

“伴随着失落而来的就是忧愁、悲伤和痛苦。”

雪女说这些话时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变化,但吸血姬却觉得她应当也是有感而发。若是她没体验过这种感觉,又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不想要这些。”

她已经不是人类了,而且也不再是普通的妖怪,她现在是晴明的式神,是为了辅佐晴明成为厉害的阴阳师而存在的,这些情感并不是必要的东西。

雪女摇摇头,却没再说什么,有些事还是得靠她自己想明白。

虽然不愿屈从于这种情感,但吸血姬还是不受控制地被卷入其中。每当看到酒吞童子的视线追随者红叶的身影,她的胸口就会隐隐作痛,相比之前的烦闷,如今的疼痛更加鲜明,让她无法再装作若无其事。

酒吞童子很在意鬼女红叶,即使对方对他十分不屑一顾,这位大江山的鬼王的注意力都未曾从红叶身上移开过。

吸血姬从姑获鸟那里听说,红叶是晴明从黑晴明手下救回来的,因着这女子变成如今这样跟晴明有很大关系,所以晴明不能不管。而酒吞童子正是为了救红叶才跟晴明定下契约成为式神帮助他。姑获鸟还说,如今人已经救到了,不知酒吞童子会不会解除契约,离开这里回到他统治的打江山去呢。

寮里其他式神也有相同的猜疑,毕竟酒吞童子是赫赫有名的大妖怪,能屈尊于晴明手下这么久就已经很让人震惊了。

这些闲言碎语本不能惊扰吸血姬分毫,本不能引起她的任何注意,眼下却能使她坐立不安。一想到酒吞童子会离开晴明的宅邸回到大江山,吸血姬便觉得胸口被压了一块重石。

他若是走了,自己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妖怪,因机缘巧合导致生活有所交织,彼此回归原本的轨道后,从此不再联系也是很正常的事。

可吸血姬不希望这样。

吸血姬希望酒吞童子能留下来。

她想继续跟他一同战斗,想跟他再多说几句话,想跟他……

想跟他在一起这种想法仿佛是奢望。

待续

评论
热度(13)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