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醉》④酒吞童子X吸血姬(继)

5

让吸血姬真正开始慌乱的是一位忽然拜访晴明的不速之客——茨木童子。

对这位颇负盛名的罗城门鬼,每个妖怪都有所耳闻,他的名气不比酒吞童子差多少。世人都知他与酒吞关系甚密,他是大江山鬼王最忠诚的手下。并没有成为晴明式神的茨木忽然登门拜访,而且还与晴明、酒吞两人在和室待了许久。

在远中散步的吸血姬,站在那棵酒吞曾经卧于其旁饮酒的枫树下,仰起头看着已经开始掉落的红色枫叶,微风徐徐拂过,几片红叶似乎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飘飘摇摇从树梢下坠,吸血姬抬起手,张开掌心,接住悠悠落下的枫叶。

明明人就在此处,可心却不在此处。

吸血姬此刻脑海里想的都是茨木童子他们再说些什么,他又为什么来这里。

在她发呆的时候,留着乌黑长发,身穿崭新白色和服的女子和室的外廊走过,木质地板上传细微的脚步声,吸血姬闻声转头看去。

是鬼女红叶。

她也看到了吸血姬,鲜艳的桃红色唇瓣微微上扬,妖媚之感融于一颦一笑间,让人情不自禁看呆了。

“散步吗?”

红叶停下脚步,站在外廊上望着吸血姬,那身白色的和服是晴明最近才赠予她的,看来她很喜欢,每天都穿着。

“嗯。”

吸血姬点头。鬼女红叶来寮里已经好几天了,但两人并未说过话,这还是第一次。

“你……”红叶看着吸血姬,微微歪头。“以前认识我吗?”

吸血姬注视着鬼女红叶,摇头。

“这样啊。”红叶收回视线,似在思考。“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好像之前就认识我似的。”

不是认识,是从他人口中有所听闻,从晴明那里、姑获鸟那里、还有……酒吞童子那里。其实吸血姬不太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鬼女红叶,因为自己是有过不希望她来到这里的想法,所以此刻对上本人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那件衣服……是晴明大人给你的吧。”

吸血姬的视线落在红叶那身新和服上,寮里的式神除了很早就开始追随晴明的妖刀姬之外,目前只有寥寥几人得到了晴明赠予的新衣服。

“没错。”

鬼女红叶轻轻拂起自己的衣袖,面上露出温和又幸福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真的很喜欢晴明。

她一心挂念的人是晴明,那对她来说,酒吞童子算什么呢?吸血姬忽然很想知道红叶对酒吞的看法。

“你还记得酒吞童子吗?”

吸血姬并不了解晴明、红叶、酒吞几人的渊源,只知道酒吞喜欢红叶,红叶衷情于晴明,而晴明并未表现出对红叶有其他感情。虽然晴明将她救回来,收她做式神,但感觉晴明会做这些的原因更多是为了弥补,毕竟红叶会堕落是因黑晴明所致。

本来沉醉于回忆晴明送自己和服时景象的红叶忽然收起表情,态度忽然变得冷漠。

“那个酒鬼不是要离开这里了吗?”

连红叶都这么说了,难道酒吞是真的要跟晴明解除契约吗?

“他对你……”

吸血姬忽然截住自己的话,将本欲询问的事咽了回去。红叶应该不是不知道酒吞对她的感情,也许正是因为很清楚,所以她才拒绝酒吞的所有。

“你是不是……”红叶奇怪地看着吸血姬,观察她的表情。“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没事。”

吸血姬朝她微微一颔首算是告别,转身就要离开,总觉得自己继续待在这里会暴露什么。

“等等。”

鬼女红叶从外廊上缓步下来,雪白的足袋踩在干燥的土地上却纤尘不染。吸血姬闻声停下,站在原地,看着红叶走到自己面前。

“你和我一样呢。”红叶殷红的唇扬起弧度,盯着吸血姬的双眼。“喜欢了就去争取啊,怎么如此畏缩?”

吸血姬半张着嘴,满是错愕,不知怎么回应。红叶为何说自己跟她一样?

“你若不说出自己的心意,那人便永远不会知道。你若不去争取,连奇迹都不会眷顾于你。”

虽然这话是说给吸血姬的,但总感觉红叶自己也沉浸其中。

喜欢像是一场拼上所有的赌博,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全部献上,只为赌那人的倾心。

吸血姬对她的话似乎有所触动,对她点点头辞别,朝自己的和室走去。一路上心不在焉,经过晴明会客的和室都全然不觉,刚结束谈话的酒吞正好推开拉门走出来,看到魂不守舍的吸血姬正朝院内的荷花池边走去。

“喂。”

酒吞觉得她在经过池边时可能会脚滑,想出声提醒,但吸血姬毫无反应,不知她想什么想的如此出神,酒吞只好跟上去拉住她。

“昨夜没睡好?大白天梦游,差点掉下去了。”

吸血姬低垂着眉眼,先是看到抓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随后抬眼看到了酒吞的蓝色双眸。

“谢谢。”

她立即低下头,避开酒吞的视线,小声开口道谢。

“多注意些。”

酒吞松开她的手臂,简单地嘱咐后便要转身离去,吸血姬忽然鬼使神差地抬手抓住他的衣角。

“你要离开了吗?”

虽然知道自己没资格询问酒吞童子的事,但吸血姬去忍不住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酒吞被她弄得一怔,停下脚步,再次转身面对着吸血姬。

“是的。”

两个字便将吸血姬之前所有自我安慰般的假想全部推翻。

他是真的要离开了……

评论(3)
热度(14)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