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醉》⑤酒吞童子X吸血姬(终)

6

从本人口中得到这个回答,让吸血姬更加难过,胸口仿佛压着一块重石,呼吸都变得困难。

“你怎么了?”

酒吞发现她脸色不太好,立即开口询问。

“……没事。”

吸血姬情不自禁地倒退一步,像是在逃避什么。

如果自己没有成为晴明的式神,是不是就不会遇到酒吞童子,是不是也就不会感受到现在这种痛苦的感觉?

若是一切能重来……但并没有这个机会。脑海中忽然回忆起刚刚红叶说过的话,若是不说出自己的心意,那人便永远不会知道,若是不去争取,便永远不会发生奇迹。

吸血姬最欠缺的是去行动的勇气。

若是酒吞童子还钟情于红叶,自己向他道明心意的话,会不会连现在这种共同作战的伙伴关系都失去呢?原本吸血姬还可以借着这层关系同酒吞有所接触,眼下却连此层关系都无法再维持。

酒吞童子就要离开了,回他的大江山,继续做叱咤一方的鬼王。

既然事已至此,自己是不是该去争取一下?

吸血姬迎上酒吞担忧的目光,微微犹豫,欲言又止,酒吞看出她有话要说,便静静等待。

“你……”吸血姬忐忑地盯着酒吞的眸子,从中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对红叶……”

吸血姬想问他对红叶的感情,说到一半却觉得难以启齿,但足以被酒吞听懂。

“原来你也知道啊。”酒吞垂头一笑,似有些无奈又有些苦涩。“求而不得,求而不得,最后只希望对方能幸福吧。”

“嗯。”

吸血姬也不知自己这一声是在回应酒吞话里的哪层意思。

“晴明答应我的事已经完成,我也要回到我原本该待的地方了。”酒吞毕竟是一方大妖,虽然会因儿女情长借酒消愁,但他仍会拾起自己的理智和冷静。“红叶她……就交给晴明吧。”

这是不是最聪明的处理方法呢,求而不得便放手。

“可是这样……不会很难过吗?”

换位思考,如果是吸血姬,就这么放弃酒吞的话……恐怕会难过地无法振作起来吧。

“难过?”酒吞露出一丝苦笑。难过到某种程度后,便也不会觉得痛苦,已经麻痹了。“等你也喜欢谁某个人就会懂了,比起难过这种情绪,心中更多的是难解的郁结。”

不用等,她已经懂了。

什么叫求而不得,什么叫心有千千结。

只是喜欢上一个人,便让吸血姬找回了原本是人类时的所有情感。

“那……如果我说,”

吸血姬攥紧手心,身体仿佛在微微颤抖。既然酒吞已经放弃红叶了,既然如此,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

“希望你能留下来呢?”

酒吞可能以为吸血姬会以朋友的身份说句珍重,没想到她却说希望自己留下来,着实愣了一阵。

“抱歉。”

没想到会被挽留,酒吞跟晴明签订契约的时候只是为了解决红叶的事,并未打算在这里长待,所以也没想过会有人挽留自己。但即使是这样,酒吞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茨木已经来找他了,他得回大江山。

“谢谢你挽留我。”

果然还是不行吗……

吸血姬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勉强地装作无所谓似的开口。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没……”

酒吞还要说什么,但吸血姬觉得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乐,万一再从他口中听到一些更决绝的话,恐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简单地跟酒吞作别,吸血姬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これが…恋だと…

7

酒吞离开那日,除了晴明和博雅还有几位与他相熟的式神相送,他们并未做过多的交谈,仿佛酒吞只是跟茨木童子出去处理晴明的委派任务,当天就会回来一般。

吸血姬没有去送行,她怕自己无法维持脸上那虚假的表情。

并不是无所谓的,并不是不在乎的,她不希望看他离开。

这一整天,吸血姬都为从和室内走出半步。没出任务的雪女晚间散步后回来,便看到吸血姬坐软/蒲/团上,保持着跟她离开前一样的姿势。

“你不累吗?”雪女面无表情地站在拉门前,冰冷的语气中带着些许不耐。“傻坐在这里有什么意思?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吸血姬缓缓将视线移到雪女身上,她此时的表情已经将自己的心完全出卖。

“我挽留过了……可是……”

“然后呢?”

“哎?”

“你现在可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雪女走过去,弯下腰捏住吸血姬的下巴。“你没能挽留他之后呢?”

“……没有之后了。”

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没有?”雪女放开她,面上仍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却给吸血姬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既然无法挽留,那你为何不去追上他?”

吸血姬的瞳孔微微收缩。

“可以吗……”

自己可以去追赶他的脚步吗?

“这你去问酒吞童子吧,我不知道。”

吸血姬从蒲/团上起身,腿一软险些跌倒,还好及时找回了平衡,趔趄几步后重新站稳。

她要去找晴明大人,请求他跟自己解除契约。

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如此走火入魔,如此不顾一切……

 

看着吸血姬奔走着跑出和室的身影,欣慰的神色从雪女脸上一闪即逝。

 

***

 

离开半年有余,大江山丝毫未变。

酒吞沿着熟悉的山路漫步着,茨木童子紧跟其后,亦步亦趋。挚友终于将红叶的事情解决回来这里,他十分高兴。

在茨木童子眼中,没有人比酒吞更强大,这大江山的一虫一鸟、一草一木都是属于酒吞童子的,所以在酒吞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拼尽全力保护着这里不受任何人的侵扰。

“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酒吞当然知道茨木做的一切,所以他也很感谢他。

“不,这不算什么!挚友还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尽管开口。”

茨木似乎什么时候都充满元气,可能由于酒吞活得比他要久,他不像茨木这般全身透露着一股率直劲。

“谢了,暂时不需要,你离开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其实,酒吞也没想到自己能如此痛快地离开晴明那里,毕竟自己在那个地方待了半年之久就是为了见到红叶,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却讯速地离开。

竟没有十分留恋,这才是让酒吞惊讶的地方。

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舍得放下,这是为什么呢,他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去想,酒吞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个没完,索性在一旁的树下盘腿坐下,喝起酒来。

这种时候就该喝酒,酒吞一向这么处理。

醉酒之后,一觉醒来,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

烈酒一杯又一杯地倒入口中,没多久,他便昏昏沉沉地睡去。

当他清醒过来,发现身边多了个人。

 

“你……”

“抱歉,不请自来。”吸血姬垂下眼眸,不敢直视他的双眼。“有句话我无论如何也想亲口告诉你。”

“嗯。”

酒吞看着她,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

“我……”吸血姬屏住呼吸,停顿片刻,鼓足勇气才再开口。“我似乎……喜……”

“留下来吧。”

酒吞含笑打断她的话。

既然吸血姬会出现在大江山,证明她已经跟晴明解除契约了吧。

“哎?”

吸血姬挣扎许久才敢开口,未料到酒吞忽然做出如此反应。

“留在大江山。”酒吞的笑意晕开一片,仿佛拨开云雾见月明。“陪着我。”

吸血姬设想了许多种酒吞会给出的回答,却完全没想到过这种情况,愣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不愿意吗?”

怎么会不愿意呢?

“……好。”

 

你看,确实如此吧,醉酒之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她就是答案。

 

—おわり—

评论(9)
热度(20)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