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①

(发神经产物,剧情扯淡,重要的是说三遍,很扯很扯很扯,看了后请一笑而过OTZ

全文主CP荒X一目连、茨酒、鬼使黑白,不喜误入。)

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

 

注意:本次比赛中,各式神禁止携带御魂,阴阳师禁止携带御灵,御灵的被动技能效果还在,解说与评委都由小白担任。

下面——

 

Round 1

 

博雅队、荒、酒吞童子、妖狐、妖琴师、荒川之主、鬼使黑、黑童子、青坊主、判官

 

晴明队:一目连、茨木童子、大天狗、夜叉、小鹿男、鬼使白、白童子、般若、万年竹

 

晴明和博雅分别带领各自的队员在宽敞的和室的两侧站成一排,在拉门外的庭院内,其他式神正在辉夜姬的幻境中观看和室内他们的一举一动。坐在正中间的辉夜姬摇晃手中的琼枝笑着给万年竹加油,她身边的阎魔看着判官,含笑不语。金鱼姬站在烟烟罗身边,视线瞥到荒川之主,哼地转过头,她才不想理这个傻大个呢,他们队最好被晴明打败。

 

“那么,由我们来发枕头。”

八百比丘尼跟神乐抱着柔软的枕头分发给两队。

 

因为举行是枕头大战,大家都穿的是睡觉时才会穿的单衣,饰物也都卸下,所以看起来都少了些什么。

晴明头上少了顶高帽,博雅手中少了把长弓。而他们身侧的式神,荒和一目连背后都少了龙,酒吞没了葫芦,茨木没了球,……总之每个人都是轻装上阵。

 

“大家准备好了吗?”小白站在和室拉门前,对着两队人员喊道。“我要说开始了哦!”

 

晴明嘴角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微微点头,博雅一脸蓄势待发的样子紧紧盯着对面的人。

 

“输的那组要打扫厕所一个月,所以各位加油!预备,开始!”

 

随着小白一声令下,两队速度最快的妖琴师和小鹿男便立刻动了起来。因为第一回合是男子组的比赛,所以座敷童子并不在场,每队回合开始只有三点鬼火,行动五次后才能再得到五点鬼火。

 

“小鹿先别动!”晴明见妖琴开局就要使用“封魔琴心”,立刻制止准备乱撞的小鹿。“留鬼火,先扔博雅一枕头。”

小鹿点头,朝博雅歉意一点头,把枕头砸在他身上。

对面妖琴一个大招过来,晴明这边的夜叉被清空行动条,白童子被混乱目标,博雅满意一笑。117速度的一目连立刻追上,在晴明的示意下一个“风神之佑”给己方全员套上风盾,增加了10%的攻击和15%的效果抵抗。

效果命中对效果抵抗,这是玄学的斗争。

因为妖琴师已经把博雅对开局的三点鬼火用光了,轮到判官的时候,他只能进行普通攻击。也就是扔枕头了。扫了一圈晴明的队伍,他记得敌方最脆的是煽动着一双羽翼的大天狗,二话不说朝他扔了一枕头过去,大天狗硬生生接了这一击。

 

“咳,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心存疑惑。”怕观众躁动,小白立刻解释起来。“因为可以使用技能,所以规则里要求是不能躲避攻击的。”

 

“啊!为什么啊!”

“不躲的话这不就只能等着挨打了吗!”

围观的女士门鸣不平。

“不躲也没事。”八百比丘尼忽然开口。“只要别打脸就好,毕竟他们只有脸最重要。”

“嗯。”神乐附和似的点头。

场上所有男性:……

 

判官行动完,青坊主紧随其后也打了大天狗,排在青坊主之后的妖狐忐忑地拿着手中的枕头,看着大天狗有些不好下手,毕竟俩人都是使风的式神,勉强算得上的同门?

 

“想什么呢?狐崽快动手。”

 

博雅不耐地催促,妖狐朝大天狗尴尬一笑,把枕头扔了过去。

开局到现在,只有大天狗在一直被打。

 

轮到鬼使白,他侧头询问晴明。

“打谁?”

如果先打博雅,他退场的话会给剩下的人加速度,眼下速度极其重要,晴明这边速度普遍比对面低,不能帮他们加速度。对面生命值最低的是黑童子,但晴明不能贸然去打他,视线一转,看到黑童子旁边的鬼使黑,再看看自己旁边的鬼使白,晴明狡黠一笑,开口。

“打鬼使黑。”

鬼使白听令,毫不犹豫地把枕头扔向鬼使黑。

本来没把这游戏当回事的鬼使黑吊儿郎当地站着,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会把枕头朝自己扔过来,枕头重重地砸中他正脸,然后鬼使黑应声倒地再也没起来。

 

博雅:!!!

 

发生了什么!

鬼使白的攻击力和暴击根本不至于一击打晕鬼使黑吧!!

 

博雅指着倒地的鬼使黑,朝裁判小白投诉:“喂,这不对劲吧,裁判!”

小白跑到倒在地上的鬼使黑身边,用爪子按了按他的脸,没有得到回应。

“啊,鬼使黑失去意识了,必须退场。”

 

博雅不甘心地跑过去摇晃鬼使黑,但对方是真的昏过去了。

“啧,你们使诈?鬼使白是不是带了魍魉之匣!?”

 

晴明眯眼一笑:“哪有?”

不过好像是偷偷在四号位带了六星效果命中的钟灵。

 

紧随鬼使白之后,万年竹动作干净利落地把枕头砸向了对面的博雅,晴明脸一黑。

 

“你在干嘛,怎么砸博雅?”

万年竹摆出不太高兴的表情,没把晴明的话当回事。

“不只是吹笛子,其他方面我也想跟他一决高下。”

“……”

晴明看看自己的队伍,再看看博雅的队伍,问题儿童都不少啊。

“要跟我玩吗?”轮到般若的回合,他开心地抱着怀里的枕头。“要打谁呢?”

晴明盯着对面的黑童子和荒,这俩人的被动都有点棘手,不过威胁更大的还是黑童子。

“打黑童子。”

 般若笑着将枕头扔到黑童子身上,黑童子阴沉地低笑一声,没动。

很好,没出发被动,不过,貌似也没封印住他的被动?晴明有些惆怅,果然刚才应该偷偷把鬼使白身上的六星效果命中换给般若的。

 

“晴明这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小白目不转睛地盯着两队,做出解说。

 

博雅这队,鬼使黑还没行动就退场,他只好吧翻盘的希望寄托在剩下的几个式神身上。

“酒吞童子,看你的了!”

“啧。”

终于轮到酒吞的回合,他拿着枕头看着对面,脸上除了不耐烦还有无语,因为此时某个家伙正用健在的左手拿着枕头,目光热切地盯着酒吞身体的每一处,同时身上散发着浓烈到全场人都能感受到的气息,仿佛在说:

“挚友,打我!快打我!!”

 

酒吞的视线吞故意跳过他,依旧将枕头砸在大天狗身上,头顶的生命条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大天狗周身的那层风暴之羽似乎更加凌乱了。

 

“博雅这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

 

由于开局白童子中了妖琴师的混乱,所以轮到他的时候,将枕头砸向了晴明。不过没关系,白童子后面就是茨木童子,晴明可是特意给他留了三点鬼火呢!

 

“茨木,抓酒吞!”

这种战斗中,酒吞的被动十分难缠,刚才他砸大天狗的时候就叠了一层狂气,晴明不能让他在场上待太久。

 

茨木应声屈身对着酒吞召唤出地狱之手,一阵紫色的烟雾闪过,酒吞顶着三分之一的生命条仍在站在那里,并没有倒下。

 

他没暴击啊!!!

晴明居然忘记没穿御魂的茨木暴击只有10%了!!!

待续

评论(10)
热度(65)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