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②


2

博雅得意一笑。

这下轮到自己队的荒川行动,对面的大天狗应该已经只能在抗住一击,自己只要让荒川给他一枕头,他就可以退场了,然后五点鬼火留给荒,最好一波带走对面所有人。

博雅可能也忘记了荒现在没穿满暴针女套。

荒川听命朝大天狗扔了一个枕头,马上就轮到自己行动却被迫下场的大天狗十分不甘心地离开场地。

没想到总被拉出去让大天狗打的荒川今天居然把他欺负了。

荒川之后是大天狗和夜叉,大天狗生命条归零退场,而夜叉被妖琴师开局清空行动条,只能等到下一轮才行动,所以这之后轮到了博雅队的黑童子和荒行动。

“黑童子,留鬼火,打茨木!”

不能打晴明,如果触发了雷帝招来可就难办了。晴明那边的茨木和夜叉比较难办,趁着他们还没出手尽快解决掉才是最明智的。

“荒,五点鬼火打茨木!”

“那个……不好意思……插个队……”

小鹿男耷拉着耳朵站出来,因为开局妖琴师使用鬼火释放技能,小鹿的行动条增加了20%,刚好排到了荒之前。

晴明笑着让小鹿男对酒吞追加攻击,酒吞便退场了。

“哼。”博雅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朝荒使眼色。

荒会意,看了眼对面的一目连,召唤出星辰之境,对茨木释放“天罚·月”,但因为没穿御魂,五点鬼火紧紧刚好把茨木的生命打归零,无法对剩下的人造成伤害,博雅遗憾地直跺脚。

茨木童子便跟在挚友身后,开心地退场了。

晴明长叹,不过失去茨木,他并不慌,场上还有夜叉!

这回轮到晴明和博雅行动,博雅不服输,召唤出影分身,晴明微微启唇,笑着用灵力结成防守结界。

“言灵·守。”

谁怕谁!

又轮到妖琴师,不过由于荒把所有鬼火都用光,他就不能使用“疯魔琴音”了,便朝晴明的结界扔了一枕头,但盾没碎。

“博雅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

晴明这边还剩两点火,不够给一目连加风盾,他拿着枕头,带着疑问看向晴明。

“打荒。”暗搓搓把刚才鬼使白身上的六星效果命中的钟灵递给一目连,晴明希望连连能够像鬼使白刚才打鬼使黑那样,把荒砸晕。

一目连缓缓举起枕头,跟正对面的荒对视着,面上带着歉意,一脸温柔。

“荒,如果打疼你的话,抱歉。”

“没事。”

荒摇摇头。

雪白的枕头从一目连怀里成抛物线朝荒飞去,荒一愣,条件反射地接在了手中。

晴明:???

一目连:对不起,太用力的话,我怕荒会疼……

“晴明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

接下来,博雅队的判官和青坊主用枕头将晴明的盾砸破,然后是妖狐,看着自己这边的五点鬼火,博雅十分激动,

“狐崽,就看你的了。”

妖狐有些不安,但又不好表现出来,总觉得这个扔枕头的游戏已经不是普通的游戏了?他抽出扇子挥舞着朝夜叉使出风刃。

“哦豆类!阿拉酷噜阿拉西……”

“别喊了,结束了。”博雅将妖狐的手拨回来。“就两下。”

“哦……”

夜叉顶着还剩一半的生命条,双手抱臂看着对面的妖狐。

“二突子。”

“你说谁是二突子!你个一叉子!”

妖狐一听二突子就不淡定了,要不是规则限制,他真想立刻再给夜叉来一招“狂风刃卷”。

“请保持场内秩序稳定,下一个继续!”小白连忙出来维持场面。

“呃,不、不好意思,轮到我了……”由于妖狐使用鬼火,小鹿男行动条又提前了20%,他拿起枕头朝对面的荒扔去。晴明这边已经攒了七点鬼火,因为要给后面般若和夜叉留着,就没让小鹿男使用“鹿角冲撞”。

鬼使白紧跟其后有打了荒一下,万年竹这回乖乖地听晴明的命令朝荒扔了一枕头。又轮到般若小可爱,晴明对他寄以很大的期望,让他用三点鬼火发了个大招“鬼袭”,这次很幸运,封住了黑童子和荒的被动技能。

轮到已经解除混乱目标的白童子,晴明没有让他打荒,反而让他打黑童子。

“晴明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

“哎呀。”场外的阎魔始终关注着场上自己手下的那几名员工的表现。“晴明可真是心机啊。”

轮到荒川,他将枕头扔向夜叉,晴明这边已经有些危险了,终于轮到夜叉的行动,这回有九点鬼火,晴明毫不犹豫地让他对着还剩一半血的黑童子放了个“黄泉之海”,黑童子到底之后,同时还分别弹了荒和博雅一下。看着荒仅剩的一丁点血皮,晴明暗喜,而一目连则满脸担忧。

“看到没!”夜叉得意地朝妖狐比划几下。

轮到荒行动,眼下他的情形眼下很危险。博雅看着己方的两点鬼火,本来还指望着荒能触发星辰之境放个两火大招,可惜他被动技能被般若封了,只能用枕头去砸夜叉一下,这回夜叉的生命条也剩血皮了。

“博雅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见着场上七零八落的阵容,小白继续做着解说。“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请行动!”

晴明迅速抬手结印,对博雅施术。

“言灵·缚!”

博雅被晴明的结界束缚住,自己的回合无法行动。

“你!”

晴明耸肩。

能拖就拖。

刚好又轮到妖琴师,他用两点鬼火施了个“余音”给博雅新回合,帮他挣脱了束缚。晴明指挥一目连给夜叉套上“风符·护”,看对面还敢打夜叉不。

“切。”博雅虽然气愤但为了保住只剩一点血皮的荒,没有贸然向夜叉进攻,改为专攻小鹿男,正要继续打,谁知对方又插队。

“抱歉……”

晴明微微一笑,故意不让小鹿男去打荒,让他用枕头砸妖琴师。

总被小鹿男插队的博雅不淡定了,立刻指挥判官和青坊主每人打小鹿一枕头后,转头看着妖狐。

“你的第二次机会,刚才夜叉一共叉了四下,你呢?”

妖狐十分紧张地拿起扇子对着小鹿男

“哦豆类!阿拉酷噜阿拉西路那卡带!!”

小鹿男不幸退场。

博雅满意地点点头。

“多少下?”

但站在他旁边的妖琴师和荒都没理他。

“博雅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小白的视线在两队之间来回转动,十分忙碌。“请继续!”

轮到鬼使白,晴明陷入了纠结,己方除了夜叉和万年竹已经没有主力,博雅就算失去了荒也还有判官和妖狐,战况陷入胶着。

“那个……我有个请求。”一目连忽然朝裁判举手。

温柔的一目连很少主动提出什么要求,大家便都安静下来,听他说。

“可以让桃花妖或者莹草为夜叉和荒恢复一下生命值吗。”

晴明&博雅:!?

待续

评论(13)
热度(56)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