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③

3

“这……”

小白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应。

“为什么呢?”场外围观的八百比丘尼笑着问一目连。“说说理由,只要大家同意就这么办。”

被大家齐刷刷盯着,一目连有些拘谨,低头解释:“因为我不想看到荒这么快退场。”

除了荒之外的晴明队&博雅队众人:……

“大家同意吗?”

八百比丘尼转头去问身后那群女性式神们。

“啊啊,连连是不是害羞了?”

“同意同意!连连的请求当然要无条件同意!”

“桃花妖、莹草快去!”

本寮医疗队连忙走进和室,给夜叉和荒分别恢复了四成血量。这个转变无论是对晴明还是博雅都比较尴尬,但总体来说还是对博雅队比较有利,好在这之后都是晴明这边的行动回合。

“请晴明大人这队继续。”小白继续主持比赛,大家的兴致也被吊得很高。

“打妖琴师。”

先不管荒,晴明想尽快地削减博雅队的人员,要从已经开始掉血的下手,看了眼行动条后面的几个人,直接让鬼使白直接把枕头砸到妖琴师身上。

“晴明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

看着己方的八点鬼火,晴明满意一笑。

“万年竹、般若打判官。”瞄了一眼般若之后的白童子,晴明高兴地扬起手指着对面。“白童子,使用‘招魂’!”

白童子的大招,能将敌方已经退场的式神召唤回来随机攻击敌方在场式神一次。酒吞童子、鬼使黑、黑童子分别再次上场,酒吞不耐烦地揉着头发,拿着枕头经过荒和博雅面前,稍稍一顿,随即打了荒川之主。鬼使黑看着敌方的鬼使白,心不在焉地将枕头砸向判官,黑童子跟在鬼使黑后面给了判官一枕头,场外的阎魔将这一幕看得津津有味。

“干得漂亮。”晴明将手放在白童子头顶,称赞道。“谁说我们白童子没用的。”

博雅也着急了,立刻让荒川打白童子,多亏了荒被保住了,不然博雅队可能就要输了。

“夜叉,”可惜晴明只剩下两点鬼火,不然还能让夜叉放次大招。“打判官。”

很不幸地,博雅队的地府代表们全部下场了。但博雅也没表现得特别慌张,因为这之后就轮到荒行动了。

“荒,打白童子。”

白童子已经被打了两次了,七点鬼火,就算没带满暴针女套,四下也足以请他离场,剩下三点鬼火变可以打清明队其他人了。

“干的漂亮!”

博雅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欢呼,一番折腾下来,博雅的影分/身和这几个式神也给晴明队造成了不小的重创,局势更加扑所迷离。

再次轮到晴明和博雅行动,因为晴明的技能都还在冷却,他只能朝荒扔一枕头,博雅则开心地射/出“多重箭”,鬼使白和万年竹各中一箭。

“晴明队行动五次,获得五点鬼火!”小白认真地记录着两队的行动回合,反复重复着。

博雅看了眼行动条,接下来是妖琴师行动,如果自己继续打夜叉,晴明一定会让一目连给夜叉套反伤盾,这样没什么效果,不如先将其他人请退场。

“妖琴,打鬼使白。”

博雅还忌讳这鬼使白一击打晕鬼使黑的事,先让他下场。

“一目连,风神之佑。”

果然只要不打夜叉,晴明就不会让一目连给夜叉套反伤盾,眼下晴明队鬼火充足,这是他们的优势,毕竟博雅这边有个荒十分费火。

“青坊主,打鬼使白。”总之送走一个是一个。“妖狐,别丢人,‘狂风刃卷’打鬼使白!”

为了防止妖狐突两下突不掉鬼使白,博雅才让妖琴师和青坊主也打他的,好在妖狐这次突了三下,鬼使白终于也退场了。

晴明纵观大局夜叉比荒剩下的血要少,而博雅那边妖狐、荒川和荒都还是战斗力,还是主攻荒比较好。万年竹和般若听令都将枕头砸向荒,荒好不容易回复的生命条又只剩下一点了。

博雅也紧张了,连忙让荒川打夜叉一枕头。

终于轮到夜叉行动,晴明露出得意的笑:“打荒!”

只要这一下打中荒,他就可以退场了。

然而,就在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准备看着夜叉把荒打退场的时候,一目连忽然向前一步,轻轻推了夜叉,夜叉身子一歪,分别叉了妖琴师和青坊主一下。

妖琴师和青坊主闷哼一声。

夜叉一脸懵逼。

晴明:??????

“对、对不起,我刚才脚滑……”

一目连满是愧疚地朝夜叉和晴明弯腰道歉。

博雅憋着笑,心中不住夸赞一目连干得漂亮。

“哎呀,晴明你们也太不小心了。”夜叉之后就轮到荒行动了,最然只有两点鬼火,但还是触发了“星辰之境”。“我就让着你们点吧,荒别打夜叉,打万年竹吧。”

两点鬼火,把万年竹打残血了。

看博雅这嘚瑟样,晴明不高兴了,抬手就要拿枕头砸荒,谁知旁边的一目连忽然抱住晴明的腰,晴明的枕头偏离轨道,砸在了妖琴师头上,妖琴师退场了。

晴明&博雅&荒&妖琴师:……

“哎呀哎呀!”场外的女性们沸腾了。“连连好可爱啊。”

“连连这是在保护谁啊。”

“当然是晴明啦。”

“咦,是保护晴明?”

“对呀,这不是怕晴明闪了腰,所以帮忙扶着么。”

晴明:……???

晴明转过头,严肃地看着一目连。

“是不是该解释下?”

“抱歉,晴明大人……”一目连松开晴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傍晚时您参加妖物退治不是崴了脚吗,我担心您所以……”

“连连好温柔!”场外的女性们再次沸腾。“好想抱抱他!”

从场上退下来的几位男性式神坐在和室的外廊里看着,见此,不禁也念叨几句。

鬼使黑转头问弟弟:“她们为何这么兴奋?”

鬼使白环着坐在自己左右的黑白童子:“不清楚。”

酒吞童子看看场上的晴明和一目连又看看场外跟着欢呼的红叶,脸上也是万分不解:“女人们很喜欢这种游戏吗?”

茨木双眼发亮,视线从未离开过酒吞,场上的事他完全没去注意:“我也喜欢这游戏!最好可以跟挚友单独玩,一想到挚友朝我身上砸枕头,我这副身体就充满了躁动!”

酒吞童子:……

你别是个变态吧!

晴明无奈地扶额,一目连现在是自己这边抵御对面的重要队员,自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博雅都怀疑一目连是不是进错队了,带着无比庆幸的心情朝万年竹补了一枕头,他也退场了。

“现在是晴明队4人VS博雅队5人了。”小白连忙解说。“战况进入白热化阶段。”

晴明嘴角微微抽搐:“我怎么觉得更像3 VS 6?”

待续

评论(8)
热度(45)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