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完)

OOC见谅

4

“请一目连大人行动!”

晴明死死盯着他,用眼神加肢体语言告诉一目连:打荒。

一目连满脸为难,难过地看着晴明:“晴明大人……我不忍心伤害别人……”

“就算这样,”晴明头疼地将手按在额头。“现在没有鬼火,你必须要打一个人啊。”

“我可以自己选吗。”

“……好吧”

晴明妥协了,他也清楚一目连的性子,一向对谁都很温柔,不忍心看别人受伤。

得到同意后,一目连二话不说将枕头扔向了荒川之主。

荒川之主生命条-1。

荒川:……

博雅忍笑让青坊主打夜叉。

“啧,臭和尚。”夜叉挨了一枕头后,不爽地咂舌,他也又只剩血皮了。

“妖狐,继续打夜叉。”

妖狐坏笑着举起枕头。

“再见咯,一叉子。”

但他的枕头还没有离手,忽然感到有人用手肘通了自己一下,脚一滑,脸着地摔了出去,手中的枕头成弧线砸在了对面晴明脸上。

晴明:……

晴明:雷帝招来。

“啪!”

博雅队:……

妖狐连滚带爬地起来,看看晴明看看博雅。

“阿爸你们听我解释!刚才有人推我!”

荒忽然插嘴:“是你的错觉吧。”

妖狐:……

绝壁是你好吗!

“般若……”轮到般若,晴明刚要吩咐他去打荒,就看到一目连抿紧双唇直直盯着自己。被保护了自己许多次的温柔风神如此看着,晴明如何忍心开口让般若继续打荒!“算了,般若你想打谁打谁吧。”

般若爱玩,当然不希望游戏尽快结束,颠着手中的枕头,扫了一圈对面的人,随意地一抛,砸了青坊主。

“阿弥陀佛。”青坊主被打后低下头,不去看般若。

荒川的表情很阴沉,他已经对这个游戏没有耐心了,也不听博雅指挥,随手把枕头砸到一目连身上。

“这是刚才回礼。”

一目连刚才打了他,心里颇为内疚,朝他歉意地笑笑。

“打谁?”夜叉也着急了,自己现在面临着随时退场的危险,晴明这边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主力了。

晴明看着对面的博雅,无声长叹。

“随便吧。”

“啧。”既然让自己随意,夜叉也就毫不留情的放大招了。“臭和尚,这是回礼!”

“青坊主退场。”小白朗声喊道。“4 VS 4!”

博雅这边剩下三个主力,晴明那边除了夜叉都是辅助,局势已经倾向一边,博雅对结局已无悬念。

“荒,打夜叉。”

荒唤出星辰之境,有鬼火,但他却迟迟未动,博雅不耐,催促。荒踮起脚,扬手,扔了般若一枕头。

博雅:???

晴明(暗笑):言灵·守!

博雅:……

明明可以打夜叉然后把剩下人一波带走,荒却没动!

两边都陷入奇怪的模式,一目连还是避开不打荒,将枕头扔向妖狐,而晴明的盾挡住了妖狐的枕头,般若砸荒川,荒川砸一目连,夜叉砸妖狐,荒砸般若。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晴明和博雅的回合。

“博雅,”晴明满是无奈。“我们还要继续吗?”

“不然呢?”博雅摊手。“我可不想打扫一个月厕所啊!”

“要不这样,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我们一起退场吧。”

晴明看了眼两人的生命条,都所剩无几。

“好。”

晴明和博雅当着两队队员的面,互相扔枕头后一起离开“战场”。

剩下的几位式面面相觑。

两队队长都不在了,怎么继续?

“这样吧。”场外的八百比丘尼见他们迟迟不动,提议道。“既然只剩下你们几个,不如蒙着眼睛扔吧。”

“同意。”

众女性式神附和。

八百比丘尼跟神乐立刻给场上的六人分别发了蒙眼睛的布条,并带着他们转了几圈,确定他们已经混乱方向后,才离开。

“那么,”小白在原地跳跃了一下,对游戏的转变十分兴奋。“我们继续吧!一目连大人请开始!”

被蒙住眼睛的话,一目连就无法确认荒所在的位置了,他捧着枕头努力地听着,希望能通过声音判断,但规则又不让开口说话。

当他犹豫,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正是荒。

“扔吧,没事。”

一目连闻言,放心地将枕头投出去,荒用了预知之力,知道枕头会砸向那里,他支起手肘推妖狐一下,妖狐便中弹了。

场外没有蒙上眼睛的女性观众们,毫无反应。

从游戏中退场的几位没蒙眼睛的男性们:……

轮到妖狐,他憋了一肚子气,今天已经被某人推两次了,要不是两人同队,妖狐真想把枕头砸他头上。反正游戏也要结束了,妖狐就随便一抛,荒再次运用预知之力,抬脚拌了妖狐一下,他手中的枕头砸在了般若身上,般若离场。

“裁判!”妖狐实在忍无可忍。“有人阴我!”

“你有证据吗?”小白问。

“……没有。”妖狐被蒙着眼睛,去哪里找证据啊?话说这些人不都全看着呢吗?

“我举报。”荒忽然举手。“是荒川之主推的妖狐。”

荒川之主:……

妖狐:……

荒川之主: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喂,我说你想怎么样。”妖狐扯下眼前的布条,朝荒喊道。“你到底是哪队的啊!”

“一目连后援队的。”荒也拿下蒙眼的白布,理直气壮地开口。

夜叉看了眼自己的队友一目连,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算了本大爷不玩了!”

将手里枕头一扔,他也离场了。

“现在怎么办!到底算哪队赢!”

妖狐气愤地瞪着荒,却还不敢把他怎么样,虽然同样是晴明的式神,但这家伙身份很特殊。

荒颠了几下手中的枕头,没有说话。

“大家觉得呢?”小白也为难了,只能求助观众们。

“这样吧。”烟烟罗忽然开口。“让他们三个蒙上眼睛继续,输的那个所代表的队伍打扫一个月厕所如何?”

妖狐一听,表情骤变。

“等等,这个提议……”

这个提议根让妖狐直接认输有什么区别啊喂!!!荒根本已经不是队友了好吗!!!

“好!”

“同意。”

“可以。”

在众女性式神的声音之中,夹杂了荒的一句附和。

“喂,等等,妇联主席你背叛自己的队友!”场外的鬼使黑一听这个决议,立刻站起来,他也知道这样跟自己队认输没什么区别。“混蛋,我不服!”

“你忍心让我打扫厕所一个月吗?”

鬼使白幽幽开口,鬼使黑立刻语塞噤声,老实坐下。

“那么继续吧。”不理会某些人的的抗议,小白直接宣布开始。

荒站在妖狐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带上吧。”

手里是蒙眼睛的布条,妖狐一肚子气不敢发,颤巍巍地接过来蒙上眼睛,认命了。

结局可想而知,两个枕头都砸在了妖狐身上。

“那么本次枕头大战由晴明队获胜,博雅队负责这个月的厕所卫生!”

热闹看完了,大家开始散去,各回各的房间。

“有些难以想象。”神乐帮着收拾枕头,带着疑问开口。

“什么?”八百比丘尼温柔询问。

“荒和妖琴师他们这种……去打扫厕所。”

神乐把博雅队里的每个人都想象了一遍,感觉他们的画风跟厕所很不搭。

“怎么能让荒大人去打扫厕所呢。”阎魔笑着插/嘴。

所以,打扫厕所的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本大爷明明赢了还要打扫厕所!?”

“胡扯,你们才没有赢,要不是荒出卖队友,你们会赢吗!”

“闭嘴,二突子,一对一你肯定赢不了我。”

“呸,小生才不会输!”

“你们两个能安静点吗?”

“安静点!别打扰我跟挚友一起打扫厕所!”

“……”

第一届平安京枕头大战 完

敬请期待第二届。

妖狐:这破游戏还有第二届啊!!!

评论(15)
热度(84)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