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沐忧

杂食,BL、BG、GL通吃。
脑洞是黑洞,五行缺肉,手癌晚期。
微博:羽沐忧or猴屁菇

#阴阳师##双龙组(荒X一目连)#《六兆年と一夜物語》①

《六兆年と一夜物語》

阴阳师手游同人,荒X一目连,含私设,不喜误入,摸鱼产物。

序章《年轮》

1

在遇到荒之前,一目连独自度过了几百年的岁月。

一个人守着日升日落。

一个人守着枯树逢春,百花凋零。

一个人守着原本壮丽的神社化为一根腐朽的柱子。

本以为不会有人记得自己,不会有人再来到如此荒凉的地方,却没想到在某个阴雨天,他捡到了在树下缩成一团黑发少年。

暴风骤雨犹如利刃在空中肆虐,使一目连不禁回忆起过去经历的某次洪水之灾,每当这种日子,一目连都会出去走走,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习惯,他总觉得自己有必要到处去看看,万一……万一有什么人在求救呢。

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一目连遇到了衣衫褴褛的少年。

少年满身伤痕,双眼中满是戒备,随着一目连的靠近,他的神色也发生变化。

“你叫什么名字?”一目连走到他面前。“湿透了吧?”

凑近后,一目连发现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便将身上披着的青色羽织脱下来搭在他身上,少年微微错愕,抬手便要去脱下羽织,一目连按住他的手。

“生病的话,会死的。”

一目连露出担忧的表情,少年竟不忍心在拒绝他的好意。

“我叫一目连。”一目连蹲下来,跟他平视。“你呢?”

少年盯着他被头发遮住的右眼,沉默片刻后开口。

“我没有名字。”

2

明明已经决定不再相信任何人,自己却鬼使神差地跟着这个叫一目连的青年来到了他的住处。说是住处,他觉得那里更像是废墟。

这家伙住的地方居然比自己生活过的渔村还凄清,放眼望去,杂草丛生,荒无人烟,简直就像是无人问津的坟地。

“你是妖怪?”跟在一目连的身后,他忽然问道。

一目连身形一顿,略迟疑地“嗯”了一声。

“……我是妖怪。”

既然是妖怪,为何要独自守着如此荒凉的地方呢,应当完全有能力去更好的地方生活吧。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一目连以为他害怕了,笑着转头,想安抚这个少年。“虽然我已经堕落为妖怪,但我不会伤害人类的。”

“堕落?”但他捕捉的重点很明显跟一目连想表达的不是一回事。“你过去不是妖怪。”

一目连在残破的房屋中翻找干燥的树枝,在房子正中央用破旧的铁盆升起取暖的火。

“嗯,不是。”

隔了许久,一目连才回应。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早已被世人所遗忘。

3

“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到森林里来?”

一目连坐在他对面,盯着面前徐徐燃烧的火焰。

除了陪在自己身边的这条龙,一目连已经很久没见过其他人了。这少年独自出现在人烟罕至的这里,很难不让人在意。

少年环抱双膝端坐在火盆前取暖,身上还披着一目连的羽织。

“我被人丢进海中,醒来后顺着岸边爬上来,就到这里了。”

眼前瘦弱的少年十分简单地概括着自己的经历,一目连微微蹙眉。

“为什么要把你扔进海里?”

少年抬起头,扯出一丝笑:“献给海神。”

一目连收回抚摸身边龙身的手,诧异地看着他。

“献给……神?”

怎么能接受这种祭品?一目连难以理解这种俸神的行为。既然是神,就该保护自己的子民,又怎么可以让子民因自己丧命呢?

“无所谓了。”少年将下巴抵在膝盖上,苍白的脸被眼前摇晃的火焰映红。“只不过……那样冰冷的海水……我不想体会第二次了。”

一目连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什么东西在渐渐流失。

“你可以留在这儿。”一目连朝他笑笑,眼神温柔而包容。“这里离海很远。”

少年抬眼,打量着一目连,注意力却扔停在他被遮住的右眼。

“好。”

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他被堕落为妖怪的一目连所吸引,这个人有着怎样的过去呢?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无所谓。”

他不在乎,过去在渔村生活的时候,村民称他为“神使”,但那并不是名字。

“不能没有名字的。”一目连沉思。“名字是存在的证明,你应当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是吗?”

过去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话,他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不明白。

“我帮你取,如何?”

“嗯。”

“那,就叫荒吧。”

“好。”

过去的他是为村民预知灾难的神使,而从今以后,他是一目连所命名的荒。

つづく

评论
热度(49)

© 羽沐忧 | Powered by LOFTER